•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久久久久有精品国产麻豆,国产一卡2卡3卡四卡精品,国产日产欧产精品精品蜜芽,1卡二卡三卡四卡
  •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他將調戲妻子的村霸扔進麥秸垛燒了

    2024-05-17 14:54:35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張某靈回家后,路某向其訴說了張某的種種惡行,但面對身材高大的張某,張某靈敢怒不敢言

    文/殷曉章

    1992年3月8日晚,安徽省界首市張莊村群眾張某化怒殺多次調戲其妻子,并威逼其參與偷盜的村霸張某,將其焚尸滅跡,然后逃至陜西省三原縣隱姓埋名,直到2021年9月23日被抓。作案時,張某化25歲,被抓時已經54歲,已過20年追訴期限。2022年12月15日,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批準,決定對張某化核準追訴。2023年8月30日,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處張某化無期徒刑。

    殺村霸焚尸滅跡

    2021年9月23日,安徽省界首市公安局在陜西省三原縣安樂鎮中王村抓獲了潛逃29年的殺人犯張某化。次日,界首市公安局對張某化等人涉嫌故意殺人案立案偵查,張某化等人到案后對作案事實供認不諱。

    張某化,原名張某靈,1967年出生于界首市張莊村,后和路某結婚。張某靈外出打工時,同村的張某多次非禮路某,試圖霸占她,因路某竭力反抗,張某未得逞。

    張某打架斗毆、偷雞摸狗、調戲婦女,無惡不作。1991年,他因盜竊他人財物先后被當地公安機關處以行政處罰和收容審查6個月。

    張某靈回家后,路某向其訴說了張某的種種惡行,但面對身材高大的張某,張某靈敢怒不敢言。張某還多次威逼張某靈一起去偷東西,如果不答應就找其妻子麻煩,張某靈最后只好順從。

    1992年春節前后,張某靈多次和同歲的張甲等人預謀殺害張某,為民除害。張甲是張某靈干爸張乙的兒子,他也痛恨張某的所作所為,答應幫忙。

    1992年3月8日晚9時許,張某找張某靈去偷東西,張某靈認為這是殺害張某的好機會,就把自己的想法悄悄地告訴了張甲。當晚,他們三人外出經過張某靈家時,張某靈從家里帶了一把匕首藏在身上。三人到附近的村莊入室盜竊時,張某靈擔心用刀殺不了身材壯實的張某,就順手拿走屋里的一根一米多長的抓鉤。

    三人回家的路上,張某說,他看張某運不順眼,要去燒他家的麥秸垛。當張某正準備點燃麥秸垛時,站在其身后的張某靈,雙手拿著抓鉤猛砸張某頭部,張某身體趔趄了一下,倒在地上,張某靈接著又用抓鉤連續打擊張某頭部幾下。張甲在附近望風,沒有動手。

    之后,張某靈讓張甲去喊同村的張乙、張某波、張某昌等人來處理尸體。張某昌曾對別人說,張某偷過他家的騾子;張某波是村干部,此前一個月,張某打過他,還威脅把他的孫子扔到井里。約半小時后,他們幾人拿著麻袋、提著棍棒趕了過來。張某靈提議就地燒了張某,他們幾人認為這里離村子太近,不安全,先抬走再說。

    他們抬張某時,發現他動了一下,張某靈再次用抓鉤往張某頭上打,直到張某一動不動。然后,張乙、張某波、張某昌三人把張某裝進麻袋,走了兩三里地,看一個麥秸垛后就把張某扔在里面燒了。路上,張某靈把抓鉤扔進一水溝里。

    潛逃29年被追訴

    第二天上午,張某靈和張甲以外出打工為名,匆匆離開村子。張某靈走時,他的兒子還未滿月,張某靈就安排路某帶著兒子暫時住在他干爸張乙家中。后來,張某靈在陜西省三原縣入戶,改名張某化。1992年9月,路某抱著兒子趕來,改名黃某。從此以后,夫妻二人與家人斷絕聯系,過著隱姓埋名、擔驚受怕的日子。

    1992年3月9日早晨,有人在張莊村附近一個燃燒過的麥秸垛里發現一具尸體,急忙報警。當天上午,界首市公安局民警趕赴現場,展開調查。

    界首市公安刑事科學技術鑒定書載明:經檢驗,死者皮膚呈焦黑狀,鼻腔、耳腔出血、左眼瞼球結膜下均出血,輕度水腫,下牙齦粉碎性骨折,鼻梁骨中斷至左前發上際連續性鈍器傷深至顱內,面部多處創口、撕裂傷,下頜骨粉碎性骨折,下肢部分被燒斷。左后枕部有一上下方向的傷口深達顱骨。經鑒定,死者死于腦組織挫傷,死亡后被焚尸。

    1992年3月,界首市張莊村委會出具的證明證實:張某生前在其村偷拿搶要、無惡不作,品德敗壞。當地公安機關經偵查,未發現犯罪嫌疑人。

    多年以后的2020年9月,被害人張某親屬向當地公安機關反映,兇手可能系同村的張某靈、張甲。張某的哥哥張丙和妻子魏某認為,張某被燒的第二天早晨,張某靈和張甲二人沒有到現場去看,而是匆匆外出打工,形跡可疑,所以懷疑是張某靈等人殺人。

    界首市公安機關經過信息研判、分析、排查等工作,發現張某靈、張甲二人有重大作案嫌疑。2021年9月23日,在陜西省三原縣警方的配合下,界首市公安機關將張某化抓獲。當天,參與作案的張甲也在家中被抓,案件告破。在民警的押解下,張某化、張甲二人指認作案現場和作案工具等。

    2021年,阜陽市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鑒定書載明:死者是張丙的弟弟張某。

    2021年9月25日,張某化、張甲被刑事拘留,10月30日被逮捕,2022年5月29日被監視居住。同年11月24日,張某化被取保候審,張甲被監視居住。此時,張乙、張某波、張某昌三人均已死亡。

    二人被抓后,張莊村民曾聯名寫信證實:張某化、張甲與鄰里相處融洽,表現較好,建議對其二人從輕處罰。

    作案時,張某化是個25歲的青年,被抓時已經54歲,時間已經過去了29年。法律規定,最高刑為無期徒刑、死刑的犯罪,已過20年追訴期限的,不再追訴。如果認為必須追訴的,須報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2022年12月15日,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批準:決定對犯罪嫌疑人張某化核準追訴,決定對犯罪嫌疑人張甲不予核準追訴。2023年1月17日,張某化被界首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4日被逮捕。

    終審被判無期徒刑

    張某化故意殺人一案,公安機關偵查終結后,提請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后由阜陽市人民檢察院向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張丙提起附帶民事訴訟。在案件偵查階段,張甲、張某化分別向界首市公安局賬戶轉入10萬元、2萬元用于賠償被害人親屬。

    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張某化的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應按照其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因其犯罪行為給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張丙造成的經濟損失依法應予賠償,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張甲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鑒于被告人張某化有坦白情節,可從輕處罰。被害人對本案案發具有一定過錯,且被告人張某化在偵查階段亦自愿賠償被害人親屬經濟損失,可酌情從輕處罰。

    2023年6月29日,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一審刑事附帶民事判決:被告人張某化犯故意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被告人張某化、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張甲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張丙經濟損失人民幣50999.5元(已支付);駁回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的其他訴訟請求。

    張某化和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張丙均不服一審判決,分別提出上訴。張某化的主要理由是:被害人有重大過錯。其辯護人還提出張某化系初犯、偶犯,積極賠償被害人親屬經濟損失,有坦白情節,且上訴人張某化家庭生活困難。要求對其從輕處罰。

    張丙的主要上訴事實是要求增加賠償數額。

    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二審期間,上訴人、辯護人、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均未提出新的證據,法院對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證據予以確認。原判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訴訟程序合法。

    2023年8月30日,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2024年1月16日,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公布了張某化二審刑事裁定書。

    案件警示

    本案中的張某化,本是受害人,卻以暴制暴,制造了這起惡性殺人焚尸案。為了逃避法律制裁,他隱姓埋名,潛逃異鄉29年,身背殺人血債,可謂夜夜驚魂。大家在為殺人者感到惋惜的同時,也知道殺人要償命的道理。最后,張某化因犯故意殺人罪,被法院判處無期徒刑。此案告誡人們,維權要理性,要依法,而不是采取過激行為。一念之差,角色轉換。血的教訓,發人深省。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4年4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