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久久久久有精品国产麻豆,国产一卡2卡3卡四卡精品,国产日产欧产精品精品蜜芽,1卡二卡三卡四卡
  •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女子編造靈石附體,騙取閨蜜數十萬元

    2024-05-06 15:30:46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在丈夫的提醒下,此時的闕某幡然醒悟,兩口子一起到派出所報案

    文/本刊記者 周孝清 本刊通訊員 葉思琦

    “借尸還魂”“求法器”“請仙姑作法”……誰都不會想到,一女子捏造出各種荒誕不經的情節,利用這些迷信手段竟成功蒙騙好友數十萬元。近日,江西省上饒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對一起詐騙案作出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被告人吳某(女)利用封建迷信對好友闕某進行精神控制,騙取被害人闕某錢財37萬余元,數額巨大,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一審弋陽縣人民法院依法判處吳某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及罰金5萬元,并責令其退賠被害人闕某37萬余元。3月4日江西省上饒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裝神弄鬼不可信,迷信詐騙要當心。(圖 / VCG)

    二人初識接觸迷信

    2012年初,被告人吳某在江西省南昌市的一家牛皮糖廠工作,與被害人闕某相識。二人性格相投,又因都不受原生家庭待見,感情、生活經歷相似,一來二去很快成了好朋友。

    沒過多久,在吳某的介紹下,闕某與趙某相識后結婚。但闕某與趙某婚后感情并不和睦,加之吳某與丈夫的關系也不好,兩人便常?;ピV心事,并謀劃著各自離開家庭,帶上孩子租房一起生活。

    2018年的一天,在尋找出租房途中,兩人發現一戶人家大門未鎖但家中無人,于是便商量著入戶盜竊。在犯罪過程中,戶主回家并報警,最終兩人因盜竊罪鋃鐺入獄,獲刑數月。

    從廠房相識到雙雙入獄這幾年里,兩人私交很好,無話不談。在此期間,吳某常邀約闕某到家中做客,也會帶闕某到一些私人舉辦的迷信場所(請神、招魂之類的場所)。闕某在一次次迷信活動中漸漸相信了這些“牛鬼蛇神”。

    用迷信操縱好友詐騙錢財

    相識數年,吳某清楚地知曉闕某的生活及感情狀況。

    2016年,吳某以幫闕某“請財神”“請仙姑?;橐鲂腋!薄扒笙赊D運”為由,想方設法讓闕某花錢消災轉運。

    同年底,闕某懷孕,吳某又“踩”中闕某心事,以請神仙保小孩順利出生為托詞,讓闕某轉賬5000元護佑孩子出生。吳某使用諸如此類迷信手法騙取闕某錢財多次,其行為幾乎將闕某的錢財掏空。

    2017年,吳、闕兩人一同去上饒市葛仙山游玩,山上有一塊造型奇異的石頭,被兩人取名為“姥爺”。這次經歷后,吳某多次以“姥爺”上身(附體)或者“姥爺”要懲罰為由找闕某索要財物。吳某還以買“姥爺”的3年期“平安”保險可以保家人平安為由,蒙騙闕某2.6萬元。

    2020年,吳某稱“姥爺”給了闕某一件“法器”——一塊掛了83枚銅錢的紅色方布,向闕某索要1萬元。闕某于2020年1月27日微信轉賬給吳某1萬元支付所謂“法器”費用。

    闕某轉給吳某的錢財,來自其務工工資、結婚彩禮、信用卡透支(套現)、向親朋好友的借款。2022年8月,吳某故伎重施,又以“姥爺”上身為由,找闕某索要兩萬元。因闕某當時已捉襟見肘,便沒付這兩萬元。

    見索要錢財的目的落空,吳某便把闕某約到了其種植蘑菇的地方,用竹條對闕某進行毆打。事后對闕某說是“姥爺”上身打的闕某,并再次鼓動闕某去湊這兩萬元。次日,闕某向吳某轉賬1.8萬元。

    讓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收款后短短不過三日,吳某再次以“姥爺”的名義找闕某,以花錢保夫妻感情好為由,哄騙闕某喝下一碗“姥爺”下了符咒的油,并支付了8000元給吳某。

    好友丈夫警覺東窗事發

    吳、闕兩人都經歷了兩次婚姻,闕某的兩任丈夫都是通過吳某介紹相識。闕某對吳某的各種迷信蠱惑深信不疑。闕某與第二任丈夫夏某結婚后懷孕,但當時兩人感情不太穩定,又因闕某長期對吳某的情感依賴,在與吳某商量后,吳、闕二人去醫院進行了人流手術。之后,夏某從務工地回到南昌照料闕某。出院回家后,夫妻兩人交談后打算和好。

    本以為此前種種都將被時間抹去,自此好好生活。但一個陽光高照的午后,闕某與吳某進行通話,其中聊到闕某多次轉賬給吳某的事情,被夏某聽到。震驚之余夏某才明白過來原來妻子闕某此前的信用卡欠款、私人借款都用在了給吳某的迷信開銷。

    電話掛斷后,夏某仔細詢問得知闕某轉出去的錢款累計達幾十萬元之巨。此時夏某不禁回想到,自己給闕某存入結婚彩禮的第二天,吳某的丈夫便買了一輛新車,自己給闕某準備的結婚金器也被吳某置換成了男款首飾,出現在吳某現任丈夫身上,包括家里臥室床下的一串銅錢,樓梯上莫名出現的食用油等,一眾謎團一一解開。

    在丈夫的提醒下,此時的闕某也幡然醒悟,兩口子一起到派出所報案。

    好友法庭相見鬧劇落幕

    經弋陽縣人民法院查明,自2020年以來至案發,被告人吳某一直利用闕某的迷信心理,通過言語恐嚇,虛構身份等對闕某進行精神控制,找各種借口讓闕某支付財物。

    經核對在案轉賬記錄,截至案發時,闕某通過轉賬支付給吳某的金額為372274.03元(已經剔除吳某回款金額)。吳某將這些錢用于日常消費,購買珠寶、車輛等。

    弋陽縣人民法院于2023年11月9日和12月8日對此案進行兩次開庭審理。法庭上,吳某聲淚俱下,悔不當初。闕某一遍遍告知審判長其被詐騙的事實,她本以為多年好友情深,互相依靠互為精神支柱,沒想到會成為對方長期提款機,被對方拙劣的迷信手段操縱多年,到最后情誼盡散,鬧劇收場。

    2023年12月19日弋陽縣人民法院一審判處吳某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及罰金5萬元,并責令其退賠被害人闕某37萬余元。一審判決后,被告人吳某不服,于2023年12月28日提起上訴。2024年3月4日江西省上饒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作出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法官寄語

    法官庭后提醒:輕信“大師”能“消災”,被騙錢財回不來,裝神弄鬼不可信,迷信詐騙要當心。廣大讀者要相信科學,明辨是非,遇到諸如此類的情況,要提高警惕,切勿上當受騙。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4年4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