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久久久久有精品国产麻豆,国产一卡2卡3卡四卡精品,国产日产欧产精品精品蜜芽,1卡二卡三卡四卡
  •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網絡祭掃:火熱背后的冷思考

    2024-04-25 14:32:25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如果說AI“復活”存在消費逝者尊嚴的爭議,網絡祭掃則存在著“活人被祭拜”的亂象

    文/特約撰稿 王峰

    “力疾坐清曉,來時悲早春。轉添愁伴客,更覺老隨人?!?/p>

    早春的一個周末,北京白領閆碩登上香山西望故鄉,因為工作加班,閆碩的清明假期要在公司度過,也就沒法回到老家的公墓祭掃去年去世的爺爺。

    工作的壓力和責任讓他不得不留在繁忙的都市,而心中的惆悵卻如同霏霏細雨,無聲地浸濕了他的心房。

    在這樣的愁緒下,閆碩偶然間看到了一則新聞,著名音樂人包小柏通過AI技術“復活”了自己的女兒,雖然只是數字化的影像和聲音,卻也足以讓人感受到一絲溫暖。這個消息讓身為程序員的閆碩也決定嘗試利用AI技術,來“復活”爺爺。

    經過一番努力,閆碩終于在虛擬的世界里見到了爺爺的身影。雖然他知道這只是一段程序,一串代碼,但當爺爺的聲音響起時,他的眼眶還是濕潤了。他問爺爺關于過去的故事,聆聽那些熟悉的鄉音,仿佛又回到了無憂無慮的童年。

    “爺爺,您在那邊過得好嗎?”閆碩小心翼翼地問道。

    “孩子,我很好。你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太累了?!碧摂M的爺爺溫和地回答。

    這一刻,閆碩的心仿佛被某種力量緊緊抓住。通過與AI的對話,閆碩仿佛真的與爺爺進行了一次心靈的交流。他告訴爺爺自己的近況、工作的壓力、生活的點滴,就像以前每次回家時那樣。

    突然有一天,同事告訴閆碩,AI“復活”已故親人,已經成了一門生意,在電商平臺上花幾十塊錢就可以請人代勞。

    閆碩吃了一驚,但回想以前網絡祭掃興起后,祭掃網站紛紛變成了廣告和商品平臺一樣,AI祭掃似乎也難抵利益的侵襲。

    技術再先進,也無法完全替代真實的情感交流。閆碩深知這一點,他知道這只是一種暫時的慰藉,是對逝去親人的一種緬懷方式。

    他決定,明年的清明節,無論如何都要抽出時間,親自回到老家,去公墓前為爺爺獻上一束鮮花,點燃一支香燭。

    (圖 / VCG)

    大模型帶來AI“復活”

    一家美國企業借助全息影像技術,成功將流行音樂巨星邁克爾·杰克遜以“3D全息人”的形式“復活”;今年2月,音樂人包小柏用AI技術“復活”三年前因病去世的女兒,表達思念;3月初的商湯年會上,商湯科技創始人湯曉鷗以數字人形式登臺演講;《流浪地球2》中,圖恒宇通過將女兒丫丫的意識存儲并上傳到數字世界,創造出一個能夠即時應答和互動的“數字生命”。

    如今,這樣的技術也讓普通人觸手可及。傳統上對于“逝者已逝”的古老界限似乎正在被AI科技的力量重新定義。

    一家網店聲稱,50元起即可制作“動態照片、懷念視頻”,“前半部分為照片動起來,后半部分為照片開口說話。本寶貝為定制,需根據具體要求制作視頻,不同的要求價格不一樣”。

    數據是這個賽博生命體成長不可或缺的骨架和血肉?!耙獙崿F當前技術能達到的最完美效果,需要文本(生前寫的文章與聊天記錄等)、音頻(說話聲)、視頻(盡量動作多一些的干凈一點的錄屏)等多種數據?!盇I領域公眾號“數字生命卡茲克”主理人卡茲克撰文表示。

    卡茲克提到,90秒的語音數據,借助當下市場上的大模型產品已經可以實現聲音的簡單“克隆”。有網友用聊天機器人網站Character.AI生成創作,則需要提供幾千個詞的詳細描述,設計任務背景、設計對話生成一個聊天機器人。

    西華大學法學系主任、四川省法學會人工智能與大數據法治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余嘉勉介紹,所謂的AI“復活”,主要通過以下幾個階段實現:

    數據采集與分析。這一階段涉及對逝者的個人資料進行收集,包括但不限于語音樣本、面部圖像、社交媒體內容等盡量多的綜合性資料。這些數據將作為后續模型訓練的基礎。

    深度學習模型訓練。利用逝者的個人數據,通過深度神經網絡訓練出能夠模擬逝者特定特征的模型。這一過程需要大量的計算資源和專業知識。

    內容生成。訓練好的模型能夠生成逝者的語音、圖像或視頻內容。這些內容在形式上與逝者生前的表現高度相似,能夠在視覺和聽覺上復現逝者的特征。

    交互式設計。為了使用戶能夠與“復活”的逝者進行交流,需要設計易于使用的交互界面。這通常涉及用戶界面的設計和用戶體驗的優化。

    高級的AI“復活”其實就是數字人。除了語言、圖像和聲音的模仿外,目前更為復雜的AI“復活”技術還可嘗試模擬逝者的行為模式、決策方式和情感表達。將這些技術整合之后,可以通過創建交互式的AI模型實現與用戶的對話與交流。

    但目前的產品顯然還并沒有真正達到“復活”的程度。使用大模型的學習與生成能力,盡可能真實地還原一個人的動作、聲音和語氣,基本可以說是當前的極限。

    安徽 95 后男生朱某自學 AI 技術成為一名“老照片復活師”。(圖 / VCG)

    幾十元到上萬元的“復活”服務

    在需求可持續、供給更便利的當下,AI“復活”成了一門生意。

    硅基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司馬華鵬表示,近年來,隨著技術迭代,數字人的制作成本在逐步降低,最早做一個簡單的數字人可能也需要十幾萬元甚至幾十萬元,但目前,最低只要幾百元就可以做出一個數字人。

    互聯網產業分析師張書樂則指出,現在,使用國產通用大模型,不需要支付任何費用就能通過照片和錄音實現簡易的數字分身。

    對同事的話將信將疑的閆碩打開電商App,果然發現了眾多商鋪提供AI“復活”服務。不到幾十元,一張親人的照片、一段曾經的語音,就能實現逝者最簡單的“復活”。

    有商家稱,商品具體價格要根據照片和要求來定,如果只是讓照片里的人動起來,只需要提供正面照片,成片是10秒左右。如果想要讓照片里的人說話,需要提供正面照片和音頻,價格根據視頻時長確定。

    這些低價產品無法克隆和模擬聲音,需要顧客自行提供一段配音,或根據顧客文字內容生成普通話配音,但普通話配音為AI模板,不能還原照片人物的音色、說話習慣。

    高級的AI“復活”可以進行人機交互。有公司推出了售價9800元的數字永生產品,包含一個10寸平板作為載體,人物外形、表情動作、說話習慣、思想表達等都已經可以做到和真人的高度仿真。而且客戶提供的原始資料越豐富,最終交付的效果和還原度也會越好。

    “超級頭腦”是國內最早一批推出AI“復活”類產品的小型團隊。其創始人張澤偉介紹,在“數字偶像”方面,需求其實特別大,包括很多孩子在內,都曾向他們提出過類似的要求。這些孩子想要“復活”的也不只是已故明星,他們的主要目的通常是“克隆數字明星”從而獲得一些陪伴服務。

    “粗略計算,從去年到現在,我們接到的需求單量已經達到5000單左右,其中正在制作的也有1000多單了?!睆垵蓚シQ,目前“超級頭腦”的合作伙伴包括養老院、醫院、殯葬龍頭以及一些傳統影像企業。大公司通常會更注重標準化的東西、通用的技術,而不會注重如此細分的賽道。

    張書樂也認為,“當下這種AI‘復活’模式及其相關產業非常垂直和長尾,且屬于個性化定制,難以標準化生產,市場規模難以做大”。

    這個難以標準化的市場里,還有一些不規范之處。一些發布AI“復活”明星的賬號背后,隱藏著一種精心策劃的引流策略。發布者巧妙運用AI技術,制作數字人、“復活”親人或明星等視頻內容,以此吸引眼球并積累流量。他們不僅招收學徒傳授技術,還開展代理業務,形成了一個完整的商業鏈條。

    一名“AI復活師”對外售賣980元和19800元兩檔的課程?!皩W完后我們會派單,現在市場上做的人不多,學會立馬可以變現,980元的課程3天回本?!彼f。

    980元的課程內容包括一本《AI復活門徒手冊》,掌握基礎技術原理并學會使用AI復活工具,贈送價值2999元的換臉課程。學完課程后,學員可以制作逝者照片的說話視頻并用AI配音,該項目售價為198元??偛棵刻鞎砂l5至50個不等數量的訂單,每完成一個訂單可獲得50元的分成。想要學習制作更為逼真的逝者視頻并配上相似度很高的語音,則需要支付19800元。據了解,付款方式為直接支付,沒有合同,課程在3天內就能學完。

    網絡祭掃亂象

    相比于AI“復活”,網絡祭掃出現得更早,“市場”也更成熟,某種程度上,市場秩序也更不規范。

    在網絡祭掃平臺上,用戶可以為逝者創建紀念館,其界面與現實中的靈堂高度相似,正中為逝者照片,下方的供桌可以陳設花圈、香燭、食品等電子祭品,創建者還能上傳逝者的生前事跡、照片、視頻等以供緬懷。

    某平臺上,用戶已創建了12萬余個線上紀念館,祭奠次數超過720萬次。一位網友在祭拜親人的紀念館留言區寫道:“晚輩網上祭拜先輩,既是特殊時期特定條件下緬懷追思的形式,也使先輩享受到了如今社會科技進步的福音?!?/p>

    2022年4月3日,根據民政部清明節祭掃工作辦公室統計,全國共有2304個網絡祭掃平臺,網絡祭掃群眾695萬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長了275.7%,云祭祀的群眾接受度越來越高。

    2023年3月31日,中央網信辦、民政部發布了《關于規范網絡祭掃秩序倡導文明新風尚的通知》,要求網絡祭掃平臺嚴禁設置“香火”排行榜,并應依法依約做好用戶賬號注冊、實名認證管理,嚴防“活人被祭拜”“隨意立網碑建網墓”等問題,以營造健康、文明的網絡祭掃氛圍。

    但媒體調查發現,網絡祭掃平臺上各種名目的收費項目層出不窮,儼然把現實生活中的盲目攀比陋習搬到了網上。

    在一個平臺中,充值1元錢購買的“長生幣”,可以兌換10天的蓮花燈供奉,或供奉7天的全素套餐,還可以選擇購買包月會員,在期限內免費使用所有產品。

    相比之下,另一款云祭奠軟件的電子祭品則更加現代化,價格也更昂貴。玉手鐲、液晶電視、冰箱等物品供奉7天需要花費18元,豪華區還提供高級游艇、豪華別墅、私人飛機等,甚至向逝者鞠躬、跪拜等禮節也包括在內。

    平臺上的虛擬祭品多種多樣,花圈、鮮花、煙酒,甚至祭品中含有不同菜系,有川菜、粵菜、徽菜、魯菜、閩菜、蘇菜、湘菜等,還可以選擇黃金、鉆石等財寶作為獻禮,男裝女裝童裝也配備齊全,上至帽子,下至鞋子,內衣、內褲、睡衣等應有盡有,還分為不同季節的款式,夏有短袖,冬有棉服,建筑物可選擇城堡、農莊、別墅等,交通工具、家用電器、日用品、休閑娛樂產品甚至寵物都可獻禮,但均需要消費紀念幣,6元可以買600個紀念幣,購買一般菜或者服飾要花費30多個紀念幣,好一點的菜60個紀念幣,一件冬天的衣服則需要300個紀念幣。

    有的平臺上,點亮長明燈一個月需要30元,點亮一年需要300元,無期限點亮需要3000元。一個標準祭奠套餐需要268.28元,使用時長為一年,尊榮套餐則需要3541.23元一年,此外升級紀念館分別需要1980元和8888元。

    業內人士透露,疫情防控期間此類平臺的用戶量不斷增加,尤其是清明節會有持續一個月的小高峰。從用戶訪問量來看,一人花費10元,收益都可能是一本萬利。

    在紀念館的展示上,很多平臺選擇了榜單形式。為刺激用戶充值,一些祭掃平臺設置“香火排行榜”“孝子排行榜”,購買數字祭拜品越多,榜單排名越高,甚至還推出了紀念館周榜、月榜,豪擲千金的用戶并不少。某平臺的頁面顯示,共有3萬余人參與,但排行只顯示了前10名,而前3名擁有的金幣數還是保密的,想知道的話需要看視頻廣告進行解鎖后才能點開。

    還有平臺通過消費抽成鼓勵發展“下線”牟利。平臺設計了復雜的“供品和套餐”,明確規定“每成功邀請一名一級成員,即可獲得一級成員創建紀念館真實消費額30%傭金;如果一級成員再邀請二級成員,則可獲得二級成員紀念館真實消費額10%傭金”。此外,成為“合作商”還可以享受額外的消費傭金。

    新型祭奠的侵權風險

    不管是AI“復活”還是網絡祭掃,都是很好的寄托思念的新科技。

    余嘉勉認為,AI“復活”技術為逝者家屬提供了一種全新的慰藉方式。在失去親人的深深哀痛中,能夠通過科技手段,再次“見到”逝去的親人,聽到他們的聲音,對于許多人來說,是一種無法言喻的安慰。它幫助人們以一種全新的形式緬懷和紀念逝者,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幫助人們處理失去親人后的心理陰影和悲痛。

    此外,這一技術的應用場景非常廣泛,不僅可以用于個人領域的紀念逝者、緩解家屬哀思,也能擴展到公共領域如歷史教育、文化傳承等。比如,在博物館和紀念館中,通過重現歷史人物的形象和語音,不僅能夠增強展覽的互動性,還能提升其教育價值。

    但未經許可使用AI“復活”技術和網絡祭掃,卻可能引發侵犯個人隱私、肖像權和版權等侵權責任問題。

    3月16日,針對兒子肖像被侵權使用一事,喬任梁父親發聲,表示他已經看到網上傳播開來的“兒子被復活”影像,不能接受,感到不舒適,希望對方盡快下架,“他們未征求我們同意,是我侄女刷到視頻發給我的,這是在揭傷疤”。

    江歌媽媽也在社交媒體平臺表示,不接受用AI“復活”親人,“如果能‘復活’,也僅限于我親自來做這件事”。

    民法典第994條明確規定,“死者的姓名、肖像、名譽、榮譽、隱私、遺體等受到侵害的,其配偶、子女、父母有權依法請求行為人承擔民事責任;死者沒有配偶、子女且父母已經死亡的,其他近親屬有權依法請求行為人承擔民事責任”。這就意味著,即使斯人已逝,其面容、聲音等特征信息仍受法律保護。提供AI“復活”服務的商家若沒有取得相關近親屬的同意授權,就涉嫌違法。

    以肖像權為例,根據民法典的規定,雖然逝者本身不享有肖像權,但是對逝者肖像的使用如果給近親屬帶來精神痛苦,這些親屬可以基于精神損害賠償的法律條款提出訴訟。此外,如果AI“復活”技術的應用造成了泄露隱私或損害名譽等情形,逝者的近親屬可以依法維護其合法權益。

    余嘉勉指出,目前,關于防止逝者被“數字復活”供個人使用的立法幾乎為空白。這導致了一個現實問題:個人去世后,其公共數字遺產幾乎可以被任何人上傳至人工智能軟件,以創造一種所謂的“死亡機器人”或交互式AI頭像,這無疑加劇了對逝者隱私權和肖像權的法律挑戰。

    如果說AI“復活”存在消費逝者尊嚴的爭議,網絡祭掃則存在著“活人被祭拜”的亂象。

    2022年,一則“人還活著卻被網絡祭奠4.3萬次”的新聞登上熱搜,當事人并未去世,卻被人編造了遇難故事,個人信息、生活照等也被放入網絡靈堂。

    一位從事網絡祭奠平臺工作的人士介紹,他運營線上祭奠平臺以來,確實遇到過不少“活人被祭拜”“隨意立網碑建網墓”等問題,“有員工將自己的領導頭像上傳建墓碑,也有夫妻吵架后用這種方式發泄,事后雙方又找來要求刪除。甚至有人將自己的母親和寵物P在一起上傳。他們不是在文明祭祀,而是在糟蹋文明,我們負責審核和運維的工作人員也苦不堪言”。

    筆者隨機測試了多款網絡祭掃App,有的在輸入手機號注冊后,輸入逝者姓名、照片、生辰和忌日就可以直接免費創建紀念館,且逝者信息可以隨意填寫。

    網絡祭掃平臺出于吸引用戶考慮,降低注冊門檻,無需真實身份信息,簡單輸入手機號就能隨意為任何人創建網上紀念館。為最大程度獲取流量,平臺更是紛紛設置名人紀念館,一些名人成為引流“招牌”。

    對于這些名人的家屬來說,面對各色紀念館,就會出現與AI“復活”一樣的情感糾結。

    據新華社2023年4月報道,為增加流量,部分平臺擅自將著名烈士的個人紀念館列入平臺的名人館中設祭。在名為“族譜錄紀念網”的平臺上,與多名烈士共同受祭人員列表中竟有清朝大貪官和珅混雜其中。

    法律界人士表示,故意在網絡祭祀平臺上建立未死亡人士的網絡墓碑或涉嫌侵犯他人的人格權,假如還編造、添加造謠的生平簡介,就可能涉嫌誹謗罪。

    “為生者設立網絡靈堂,屬于嚴重的侵權行為?!北本┦杏坡蓭熓聞账蓭煾鹄诒硎?,公民的人格尊嚴受法律保護,行為人應當立即停止侵權、消除負面影響,為受害者恢復名譽并賠償精神損失;情節嚴重或造成嚴重后果的,還可能被追究刑事責任。平臺運營方若存在未履行審核義務、未落實注冊用戶實名認證等情形,導致實際侵權人認定難,也應承擔相應責任。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趙精武表示,當前多部門都已對網絡平臺服務協議、技術標準、安全責任進行了立法規范,網絡祭掃平臺同樣有遵守義務。他建議,主管部門在加大審查監管力度的同時,可以依法探索打通與平臺實現信息共享、機制銜接等方面合作的路徑,在幫助平臺提高審核能力的同時也有助于提升監管效能。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4年4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