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久久久久有精品国产麻豆,国产一卡2卡3卡四卡精品,国产日产欧产精品精品蜜芽,1卡二卡三卡四卡
  •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孕婦被狗咬傷維權討要說法

    2024-04-16 15:28:06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韋素蕓因被狗咬傷注射了狂犬疫苗,從而擔心對胎兒造成不良影響,精神壓力過大,要求被告蘭曉霞支付精神損害賠償的訴請合理

    文/賈瑛

    長期以來,在廣西壯族自治區下轄的各個縣市的農村,大多數家庭都有養狗的習慣。因而,難免有人會有被狗咬傷(甚至咬死)的事件發生,從而導致個別狗主人還為此破財的,當然,亦有被狗咬者無傷大體的,主人賠點小錢便可了事。

    這不,從鹿寨縣來到柳州市務工的韋素蕓女士,就在市郊遭遇了一場無妄之災。

    被狗咬傷易引起感染、中毒以及休克等嚴重后果。(圖 / VCG)

    看望舅舅被狗咬傷

    那是2023年4月5日的中午,韋素蕓打電話給舅舅(以下簡稱韋舅),可對方的電話卻處于關機狀態。韋素蕓感到奇怪,昨天還和他約好今天中午乘車回老家過清明的,怎么現在一點音訊都沒有?由于兩人的租住地相隔不遠,所以韋素蕓決定前去看個究竟。

    韋舅租住在柳州市郊某村蘭曉霞女士家的宅院里,韋素蕓以前曾經去過,也知道對方是位頭腦非?;罱j的人,在自家院子里砌了不少房間對外出租。

    當韋素蕓走到院落跟前時,見大門是虛掩的,她出于禮貌,敲了兩下門,無人應答后便推門而入??闪钏f萬沒有料到的是,迎接她的卻是一條沒有拴繩子的黃色大狗,其對著韋素蕓狂吠。韋素蕓先是一驚,但很快又平靜下來。畢竟,她來自鹿寨縣的鄉下,對狗早已司空見慣。因而,并未特別在意,而是徑直走向韋舅租住的房門前。結果,這條盡職盡責的看家狗并不允許任何陌生人闖入。不甘示弱的它直接撲向了韋素蕓,在她的左小腿部位猛咬一口,小腿流血……由于韋素蕓已身懷六甲,所以被狗咬傷之后非常著急。

    狗主人蘭曉霞從房間里走了出來,韋素蕓就與其進行交涉。蘭曉霞并不回避——承認是自家的狗咬傷了她,態度也誠懇,同意出錢給韋素蕓去打狂犬疫苗。韋素蕓沒有多想,就到一家有資質的定點醫院進行清洗傷口并注射狂犬疫苗,還做了相關的檢查。

    但孕婦被注射了狂犬疫苗是否會對胎兒的發育造成不良影響呢?韋素蕓及家人并不知曉。為此,其家人還專程去咨詢醫生,但醫生也不敢作出肯定的回答。因而,憂心忡忡的一家人,在韋素蕓是否終止妊娠的這個問題上舉棋不定,結果導致她的精神壓力過大,常為此寢食難安。更讓她心寒的是,蘭曉霞除支付注射狂犬疫苗的1400元以及1060元部分檢查費(實際檢查費為1600多元)之外,拒絕再支付其他的費用。

    2000多元就想打發這件事,韋素蕓自然不會同意。在與蘭曉霞協商無果的情況下,5月上旬,韋素蕓便求助警方出面來解決。民警主持雙方進行了耐心細致地調解,但無果。于是,民警就建議韋素蕓走司法途徑來解決。

    協商無果訴至法院

    出于無奈,韋素蕓只好一紙訴狀,將蘭曉霞告上轄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轄區法院),要求對方賠償醫療費3000元(1400元狂犬疫苗+1600元檢查費);交通費940元(公交車、出租車、摩托車);誤工費1950元(15天x130元日工資+600元/月獎金);精神損失費10000元等共計15890元;并承擔本案的訴訟費用。

    9月末的一天上午9時許,轄區法院對這起狗傷人案進行了審理,原告委托的代理律師以及被告委托的代理律師均按時到庭參加了訴訟。

    庭審中,原告韋素蕓的代理律師訴稱,4月5日這天,韋素蕓因要回老家祭祀,便去韋舅租住的地方找他??傻竭_租住地時,見庭院的大門虛掩,便推門而入,結果被蘭曉霞家養的一條狗咬傷。韋素蕓受傷后,蘭曉霞開始還能積極進行賠償??芍蟛恢鲇谑裁丛?,卻變得怠慢起來……本代理人認為,是蘭曉霞家養的狗咬傷了韋素蕓,給韋素蕓的身心均造成了一定的傷害,所以作為狗的主人——蘭曉霞,依法應當承擔侵權賠償責任,懇請法院依法支持原告韋素蕓的訴訟請求。

    蘭曉霞的代理律師則辯解道,韋素蕓被狗咬傷,不應由蘭曉霞擔全責。為何這么說呢?因為韋素蕓在推開大院的門時,就看到了蘭曉霞家養的這條狗。而眾所周知,看門狗在見到陌生人入內時,肯定會狂吠。如果這時不是韋素蕓先挑釁了狗的話,那么,狗是不會主動去攻擊她的。

    聽罷,韋素蕓的代理律師覺得不可思議,其立馬糾正說,是韋素蕓先被狗咬傷,然后為了自救,才用手中的袋子砸向狗的。因此,請被告方的代理律師不要憑借自己的主觀臆斷下結論。

    由于事發時無其他人員在場,主家又沒有安裝監控探頭,所以蘭曉霞的代理律師不想為此爭辯,只是說,究竟是狗先咬人,還是人先打狗暫且不談,韋素蕓在發現院內有狗,且在狂吠時,就不該擅自闖入。正確的做法是:當韋素蕓聽到狗吠,就應該先喊韋舅出來,帶她進屋才對。這樣,就不會發生大家都不愿看到的結果了。韋素蕓是一個成年人,她應該為自己的錯誤判斷承擔相應的責任。

    而韋素蕓的代理律師卻不這么認為,在其看來,這條肇事的狗,應該被拴養才對,畢竟,蘭曉霞是有房屋出租的東家,而她家的院子里有不少人在租房居住,免不了這些房客的親戚或朋友來造訪。倘若把狗放在院子里不進行約束的話,那么狗傷人事件遲早會發生。

    對此,蘭曉霞的代理律師進行了解釋:傷人的這條狗一直是被拴著的,只是剛解開不久,想讓它到衛生間去方便,而正巧遇上了韋素蕓登門??身f素蕓是一個成年人啊,又生活在農村,她應該懂得在這種情況下,應先求助狗的主人,或者熟悉狗的人才對??身f素蕓既不等蘭曉霞出來、也不叫韋舅帶她進去,就冒冒失失地闖入院內,結果……

    對精神損害賠償雙方各執一詞

    除此之外,在精神損害費方面,該律師談了自己的看法:根據醫學雜志上刊登的文章,狂犬疫苗經過生物安全檢測,對胎兒發育沒有副作用,也不會出現畸形的可能,疫苗本身的成分不影響胎兒腦細胞的發育。

    狂犬疫苗的防治方案明確規定:狂犬疫苗沒有禁忌癥,人一旦被狗咬,包括孕婦在內,首先要對傷口消毒清洗,而后盡快去疾控中心進行狂犬疫苗注射,就不會對胎兒有致畸的影響,特別是懷孕3個月以后,除神經系統和生殖系統外,胎兒的其他部位已基本發育完善。

    由此可見,懷孕7個月的婦女被狗咬,打了狂犬疫苗對胎兒是沒有影響的。另外,精神損失費也就是精神損害賠償,在司法實踐中,一般都和傷殘等級對應,如果受害者沒有傷殘,那么精神損失費就不必支付,傷殘必須通過鑒定確認。所以,針對韋素蕓要求支付10000元精神損失費,代理人認為,不應獲得支持。

    原告方代理律師訴稱韋素蕓無責,而被告方的代理律師又說韋素蕓有部分責任,雙方唇槍舌劍,互不相讓。特別是在精神損害賠償這一塊,被告方代理律師認為無從談起;而原告方代理律師則認為這一塊必不可少。

    因為韋素蕓在被狗咬傷時,已身懷六甲!是否終止妊娠?一家人糾結不已。韋素蕓懷的是頭胎——依依不舍;若不打掉,又怕……將心比心,誰不會產生苦惱、增加負擔呢?當然,現在孩子雖然出生了,目前來看是安然無恙。但將來會不會受狂犬疫苗針的影響?誰也不敢妄下結論。

    眼看雙方無休止地爭辯,卻又說服不了彼此,審判長試圖組織調解,讓原、被告雙方達成一致意向。雖然被告方的代理律師同意了,但卻遭到原告方代理律師的拒絕。無奈,審判長只好宣布休庭,擇日判決。

    一審判決被告擔責

    合議庭經審理查明,時年26歲的原告韋素蕓在案發當天去韋舅租住地,協商回老家祭祀先人的事宜,她拎著購物袋前往,蠟燭和紙錢都裝在里面,若韋舅跟她一起前往的話,一路上也好有個照應。誰知,她還沒有見到韋舅,就遭遇了一場無妄之災,搞得她回老家祭祀的行程也因此而被迫取消,還因被咬傷請了假,被扣部分工資及全月獎金。

    另外,合議庭還查明,現在,韋素蕓在柳州供職于一家大型私營商場,月薪3900元,全勤獎600元。商場規定,員工每月請假5天及以上者,取消當月獎金并按實際請假天數扣發工資(每日130元)。從韋素蕓提供的醫療發票和交通費發票上看,可以證實其被注射的狂犬疫苗針,每次是280元,共注射了5次,計1400元;她向商場請了10天假,被扣1300元,全月獎金600元被取消;至于交通費940元的訴請,因韋素蕓只提供了出租車和公交車的票據計695元,與訴請的金額不符,其自稱搭乘過摩托車,但無法提供發票,故無票據的部分,合議庭不予支持;而1600元檢查費,因為有醫院出具的發票,所以合議庭予以支持。

    至于10000元精神撫慰金,合議庭認為,韋素蕓因被狗咬傷注射了狂犬疫苗,從而擔心對胎兒造成不良影響,精神壓力過大,要求被告蘭曉霞支付精神損害賠償的訴請合理。但是,其要求的金額過高,合議庭經過評議后,酌情支持了韋素蕓訴請金額中的20%,即2000元整。

    綜上,合議庭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以下簡稱民法典)規定,飼養的動物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能夠證明損害是因被侵權人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擔或者減輕責任。

    韋素蕓雖然是自己開門進入蘭曉霞居住的大院內,但不能因此認為韋素蕓存在故意行為才被狗咬傷。畢竟,誰主張誰舉證,這是法則,而被告方提供不出相反的證據來。

    轄區法院依據民法典的相關條款之規定,于2023年12月5日判決蘭曉霞支付韋素蕓醫療費3000元(1400元注射+1600元檢測費)、交通費695元、誤工費1950元(1300元誤工費+600元獎金)、精神撫慰金2000元,共計7645元……

    原告韋素蕓和被告蘭曉霞收到法院的判決后,在法定的時限內都沒有提起上訴,判決隨即生效。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4年3月下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