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久久久久有精品国产麻豆,国产一卡2卡3卡四卡精品,国产日产欧产精品精品蜜芽,1卡二卡三卡四卡
  •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一枚半指紋,9115天追兇

    2024-04-12 13:02:08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民警在偵查中發現,李某才日常深居簡出,生活中不使用真實姓名,四處躲藏,有躲避偵查的嫌疑

    文圖/本刊記者 馬超 本刊見習記者 王澤宇

    抓獲犯罪嫌疑人。

    犯罪嫌疑人指認當年案發地點。

    “你們是不是有點兒誤會?”

    “這么多年了,我們找到你,你還不清楚什么事?”

    1月23日,在河南省平頂山一居民區內,隨著“砰”的一聲破門聲響起,犯罪嫌疑人李某才被山西省晉城公安局城區分局民警摁倒在地……

    隨著犯罪嫌疑人李某才的歸案,這起時隔25年的“1999·2·8”高莊富強旅社殺人案成功告破!

    小旅館發生命案

    1999年2月8日,正值農歷臘月二十三,這一天恰是北方小年,大街小巷都洋溢著過年的氛圍。

    一大早,位于晉城市的高莊富強旅社,老板照常對房間內煤爐更換煤球。當他走到一個房間門口時,發現店內一名服務員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老板小心翼翼地走過去才發現,這名服務員已經沒有了氣息,老板趕忙撥通了報警電話。

    接警后,民警迅速趕往了現場進行勘查。

    通過詳細勘驗,民警從現場提取到的有效線索僅有一枚半的指紋,除此之外一無所獲。

    辦案民警隨即對被害人身份信息和社會關系進行調查走訪。經摸排了解,被害人因故與顧客發生爭執后被害,但未能查明犯罪嫌疑人身份信息。

    受當時技術限制,提取的指紋也未能比對出犯罪嫌疑人,案件偵破一度陷入僵局之中。

    幾經波折關鍵人物終被鎖定

    這一枚半指紋,25年中始終是晉城城區警方人的“心病”。

    25年中,晉城城區刑偵民警帶著這一枚半指紋,四處奔波,從未放棄,但無奈案件卻始終沒有進展。

    與此同時,晉城市公安局、城區分局兩級公安機關刑事技術民警不斷拿著這一枚半的指紋在全國范圍內進行比對。

    隨著指紋比對技術的不斷進步,2023年5月,一個好消息傳來——在公安部和山西省公安廳相關專家的大力支持下,這枚指紋終于成功比中河南省沈丘籍男子李某。

    同時辦案民警發現,李某為前科人員,曾因犯搶奪罪于2001年被公安機關處理。

    掌握這一線索后,晉城市公安局城區分局民警立即成立“1999·2·8”專案組,抽調精干警力進一步展開調查。

    通過調閱李某2001年搶奪犯罪相關案卷材料,民警找到了一張拍攝于2001年的李某照片。盡管照片因為歲月的侵蝕已經出現泛黃的痕跡,但這卻是專案組民警能否偵破案件的關鍵一環。

    就在辦案民警興奮地著手調查時,一個調查結果瞬間像一盆冷水潑在了民警頭上——原來,李某這個名字并不是戶籍名稱,也就是說,即使指紋已經比對上,卻依舊無法確定犯罪嫌疑人身份。

    “雖然名字是假的,但說明這個人并沒有消失?!鞭k案民警看著調查結果不免失落,卻依然滿懷希望,“這是我們這25年來最重大突破,絕對不能因此放棄,我覺得我們離兇手已經不遠了”!

    之后的時間里,在專案組民警的多番努力下,在晉城市公安局、城區分局等多部門共同協作下,專案組終于成功鎖定李某為河南沈丘籍的李某才。

    這一結果的出現,對辦案民警來說是最大的鼓舞。

    隨即專案組民警立即前往李某才戶籍地進行核實。核實中民警發現,李某才是2019年之后才辦理的身份證件。

    而后專案組民警趕赴李某才居住地,對其關系人、活動軌跡等展開偵查。民警在偵查中發現,李某才日常深居簡出,生活中不使用真實姓名,四處躲藏,有躲避偵查的嫌疑。

    幾點不同尋常的情況,讓專案組民警更加肯定了李某才就是當年的兇手李某!

    經過多方面研判,民警最終鎖定李某才潛藏在平頂山一居民區內。

    2024年1月23日,專案組制定詳盡抓捕方案,一舉將其抓獲歸案。

    這么多年還有人在管這個案子

    犯罪嫌疑人李某才到案后,拒不交代犯罪事實,一口咬定是“誤會”。

    面對這樣的情況,專案組民警兵分兩路,一路第一時間提取李某才的指紋再次進行復核比對,另一路對李某才開展突擊審訊。

    審訊民警通過聊天瓦解其抵抗心理,并向其講解相關法律政策。最終,李某才心理防線崩塌,如實交代了1999年殺害被害人和某的犯罪事實。

    “25年來,這件事情我每天都會想起,看見警車,第一反應就是躲。我真的沒有想到這么多年了還有人在管這個案子,有的時候我以為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崩钅巢湃滩蛔≌f道。

    就在審訊取得重大進展的同一時間,復核消息傳來:“指紋比對成功了!可以確定,李某才就是‘1999·2·8’專案的犯罪嫌疑人!”

    經查,1999年2月,在晉城火車站附近工地打工的李某才也放了假,2月7日晚上,李某才前往高莊富強旅社住宿期間,與服務員和某發生爭執,李某才將和某按在床上,用手掐住其頸部,導致和某窒息死亡。

    事發后,李某才倉皇逃離現場。

    這樁25年的命案,因時間久遠,辦案過程中困難重重,專案組民警抱著“不破樓蘭終不還”的決心,在老、中、青三代民警的共同努力下,終于完成了這場長達9115天的追兇接力賽。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4年3月下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