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久久久久有精品国产麻豆,国产一卡2卡3卡四卡精品,国产日产欧产精品精品蜜芽,1卡二卡三卡四卡
  •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數字時代知產保護應多些“數智”

    2024-04-09 14:34:02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文/龍之朱

    前不久,薛之謙被指“盜攝”一事,引發公眾對于觀影規范的討論。

    其實,對正在放映的電影進行屏攝、盜錄等行為,并非只涉及文明觀影,而是涉嫌侵犯著作權的知識產權案件。

    據媒體報道,2022年12月,湖北省云陽縣人民檢察院對一起“盜攝”案件提起公訴,犯罪嫌疑人童某在2021年7月至2022年2月間,使用數碼相機偷錄各大院線熱門影片,上傳網盤后以1500元或2000元包月的方式售賣給湖南、湖北、黑龍江等多地的私人影院。一審法院以侵犯著作權罪判處被告人童某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5.5萬元,沒收違法所得5.45萬元以及作案工具。童某不服,提出上訴。2023年2月,二審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盜攝”現象折射出當下知識產權保護面臨的新問題和新挑戰。近年來,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和產業迭代升級,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的領域也在發生變化,不法分子借助互聯網實施侵權行為,花樣不斷翻新。影視作品、數字閱讀、電子商務、直播賣貨、短視頻、人工智能、元宇宙、大數據等都成為知識產權保護的重點領域。

    根據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去年發布的《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審判白皮書(2023年度)》,近三年來,海淀法院受理涉網絡平臺知識產權案件2516件,占全部知識產權案件的32.5%,案件數量逐年遞增。

    可見,數字時代,知識產權保護多些“數智”,已是大勢所趨,勢在必行。這不僅關系到權利人的合法權益,也關系到整個社會的創新與創造。但在現實中,也存在諸多難題。

    一方面,網絡的開放性和共享性使得任何用戶都能輕易復制、下載、轉載權利人作品,侵權行為極易發生,而網絡的即時性又導致侵權證據難以固定,考慮到證據保全一般須通過公證機關,則更增加了難度。此外,網絡的匿名性也為侵權責任主體認定增加了難度。

    相關專家也指出,鑒于涉影視、文學、游戲、軟件等網絡侵權盜版犯罪活動實施簡單、隱蔽性強的特點,往往需要作品權利人主動提供犯罪線索。同時,也應尋求專業的律師事務所、知識產權服務機構和電子證據取證機構等第三方機構介入,以避免取證瑕疵和證據滅失風險。

    另一方面,目前涉網絡侵犯知識產權的法律規范還不完善,在某些方面甚至存在空白。諸如對電子證據證明標準、舉證責任分配原則、電子證據審查認定、賠償數額具體確定等都沒有統一的標準。專業化的辦案隊伍也較為缺乏。凡此種種,均制約了知產案件的辦理水平。

    當然,各地也在實踐中取得了一些寶貴的經驗。據媒體報道,廣州互聯網法院為知產案件研發了“知識圖譜+人工智能”的“ZHI系統”,系統內嵌了1500余項著作權糾紛審理要素。打開“ZHI系統”,上傳兩款App圖標,點擊“證據比對計算”,系統就能計算得出兩款圖標的相似度?!癦HI系統”上線以來,審理知產案件超9萬件,案件庭審壓縮至32分鐘,平均審理期限同比下降22.3%。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與天津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河北雄安新區中級人民法院共同簽署《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合作框架協議》,約定了在推動人才培養、協同審判工作、分享審判經驗、開展聯合調研、開展聯合培訓、建立溝通平臺等方面進行全方位合作。

    時代在發展,涉及網絡知識產權侵權將繼續出現,網絡環境下的知識產權保護成為知產保護主戰場。當下的要務是加快推行網絡實名制,利用新興科技手段保護網絡知識產權權利人的合法權益;此外,建立網絡知識產權保護相關部門之間的協作溝通機制,乃至跨地域、跨國境的全方位保護格局;而在法律供給方面,則要完善知識產權刑事附帶民事賠償立法,讓著作權人的經濟損失及時得到賠付。

    應該看到,直面新挑戰,解決新問題,以高效有力的治理手段保護網絡知識產權,就是在保護創新、促進發展,就是在呵護新質生產力。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4年3月下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