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久久久久有精品国产麻豆,国产一卡2卡3卡四卡精品,国产日产欧产精品精品蜜芽,1卡二卡三卡四卡
  •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自動駕駛上路,車內要不要配駕駛員

    2024-03-05 15:25:58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自動駕駛汽車產業鏈長、參與主體多、主體間界限不明晰,人機交互更加頻繁,對立法提出更高要求

    文/本刊記者 翟小功

    自動駕駛紛紛上路。(圖 / VCG)

    2023年12月29日,湖北省武漢市又開放一批智能網聯汽車測試道路,自動駕駛汽車從武漢中心城區駛向新城區,武漢成為全國首個自動駕駛汽車跨越長江通行的城市。

    隨著人工智能、5G等科學技術的不斷發展,曾經只在科幻電影中出現的自動駕駛汽車已由概念成為現實。自動駕駛汽車的出現預示著交通運輸行業即將迎來重大轉型,同時也引發了有關法律和安全問題的廣泛關注和討論。

    對于自動駕駛汽車而言,目前的法律法規尚不健全,法律責任主體不明確、與現行保險制度不兼容,這些都是阻礙自動駕駛汽車發展的法律問題。為此,需加強國家和地方自動駕駛汽車立法,構建自動駕駛汽車法律法規和安全保障體系,加快構建與自動駕駛發展相適應的監管制度,多措并舉推動自動駕駛汽車產業高質量發展,為新時代交通強國建設保駕護航。

    方興未艾的自動駕駛

    輕輕點擊觸屏上的“出發”按鈕,即可啟動車輛。在遇到障礙、掉頭轉彎的過程中,也無需人為干預,精準??客瑯硬怀蓡栴},真正做到“解放雙手”。2016年10月14日,國內首款自動駕駛電動車從浙江杭州云棲小鎮駛出。

    自動駕駛汽車,也稱無人駕駛汽車、智能網聯汽車、智能駕駛汽車、機器人汽車,是一種搭配傳感器、控制器、執行器等先進裝置,采用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先進技術,能夠感知周圍環境,在很少或完全沒有人工控制情況下自動行駛的新型智能汽車。

    作為我國“十四五”規劃關于智慧交通發展的重要一環,自動駕駛汽車已成為新時代汽車產業轉型升級的重要突破口、全球汽車產業技術變革的戰略制高點。為適應自動駕駛技術研發驗證和推廣應用,我國近年來相繼出臺《交通強國建設綱要》《國家綜合立體交通網規劃綱要》《車聯網(智能網聯汽車)產業發展行動計劃》《智能汽車創新發展戰略》《關于促進道路交通自動駕駛技術發展和應用的指導意見》《智能網聯汽車道路測試與示范應用管理規范(試行)》等自動駕駛汽車相關政策文件,發布《國家車聯網產業標準體系建設指南》以及系列技術標準。

    其中,工信部、國家發改委和科技部于2017年4月6日發布的《汽車產業中長期發展規劃》指出,將以新能源汽車和智能網聯汽車為突破口,引領產業轉型升級。到2025年,汽車DA(駕駛輔助)、PA(部分自動駕駛)、CA(有條件自動駕駛)新車裝配率達80%,其中PA、CA級新車裝配率達25%,高度和完全自動駕駛汽車開始進入市場。

    《國家綜合立體交通網規劃綱要》明確提出,到2035年,我國自動駕駛技術要達到世界先進水平;《交通強國建設綱要》將“加強自動駕駛技術研發,形成自主可控完整的產業鏈”作為交通強國建設的重要內容。

    國家發改委、工信部等11個部委于2020年2月聯合發布的《智能汽車創新發展戰略》指出,智能汽車已成為全球汽車產業發展的戰略方向,強調發展智能汽車有利于加快制造強國、科技強國、網絡強國、交通強國、數字中國、智慧社會建設,增強新時代國家綜合實力。

    2020年10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21—2035年)》,提出力爭經過15年的持續努力,高度自動駕駛汽車實現規?;瘧?。

    2022年3月1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標準委)針對自動駕駛功能的《汽車駕駛自動化分級》國家推薦標準(GB/T40429-2021)正式實施,該國標將駕駛自動化系統劃分為0級(應急輔助)、1級(部分駕駛輔助)、2級(組合駕駛輔助、3級(有條件自動駕駛、4級(高度自動駕駛、5級(完全自動駕駛共六個等級。其中,0至2級為駕駛輔助,駕駛主體為駕駛員,系統輔助人類執行動態駕駛任務;3至5級為自動駕駛,駕駛主體是系統,系統在設計運行條件下代替人類執行動態駕駛任務。

    伴隨著人工智能、5G通信、大數據等新技術的發展和應用,再加上相關政策加持,有效推動我國智能網聯汽車技術創新和產業應用。近年來,我國自動駕駛相關產業和市場規模呈快速增長態勢,自動駕駛技術由封閉場地測試到道路測試、由試點示范到商業試運營快速迭代。

    當前,全國已建設17個國家級測試示范區、7個國家級車聯網先導區、16個“雙智”試點城市,累計開放測試道路超22000公里,累計測試里程超7000萬公里。北京、上海、武漢、廣州、深圳、蘇州等多城市發布道路測試和示范應用管理細則,支持智能網聯汽車規?;缆窚y試和商業化探索。

    場景級自動駕駛解決方案加速成熟,部分自動駕駛產品達到量產應用條件,并已在城市出行、貨運物流等交通運輸服務場景實現了一定規模的應用,自主代客泊車、無人配送等新業態不斷涌現?,F有的全國自動駕駛城市公交車輛已超過200輛,自動駕駛出租汽車數量超過1500輛,自動駕駛貨車的規模約為1000輛。

    完善治理體系

    自動駕駛或無人駕駛技術是人工智能技術應用的前沿領域,也是智能時代最值得期待的科技成就之一。推動自動駕駛汽車實現商業化應用,除了需要突破技術難題之外,自動駕駛所引發的倫理擔憂和法律挑戰也尤為突出。

    而且,不同發展階段的自動駕駛汽車對通行規則、法律責任、監管措施等要求均有不同。對于輔助性駕駛,駕駛人擁有駕駛控制權,仍為車輛安全監管主體。對于完全自動駕駛,傳統意義上的駕駛人已無須參與駕駛,車載自動系統成為新的“駕駛人”,突破了當前機動車和駕駛人管理制度框架,亟待立法予以完善。

    2016年以來,我國實業界一直呼吁通過立法規范和保障自動駕駛技術的研發。在2016年全國兩會上,人大代表李書福、李彥宏等就提出了為自動駕駛立法的建議,引起廣泛關注。

    與國外立法相比,我國自動駕駛立法相對滯后。在國家層面,尚未推出相應立法。2021年3月公安部公開征求意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修訂建議稿)》中,第155條首次對自動駕駛汽車道路測試、通行、事故處理等作出規定(尚未被采納)。在地方層面,立法先行先試已成趨勢。目前,深圳、上海浦東、江蘇、無錫等先后發布了自動駕駛地方性法規。

    深圳市率先開展智能網聯汽車管理地方立法研究工作,制定《深圳市經濟特區智能網聯汽車管理條例》,并于2022年8月1日實施。其中,第34條“有條件自動駕駛和高度自動駕駛的智能網聯汽車,應當具有人工駕駛模式和相應裝置,并配備駕駛人”和第35條“有條件自動駕駛和高度自動駕駛的智能網聯汽車在自動駕駛模式下行駛時,駕駛人應當處于車輛駕駛座位上,監控車輛運行狀態和周圍環境,隨時準備接管車輛;智能網聯汽車發出接管請求或者處于不適合自動駕駛的狀態時,駕駛人應當立即接管車輛”,明確了有條件自動駕駛或高度自動駕駛的車輛,車輛必須配備駕駛人,且駕駛人在必要時接管車輛。

    《深圳市經濟特區智能網聯汽車管理條例》第51條規定“有駕駛人的智能網聯汽車發生道路交通安全違法情形的,由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依法對駕駛人進行處理。完全自動駕駛的智能網聯汽車在無駕駛人期間發生道路交通安全違法情形的,由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依法對車輛所有人、管理人進行處理?!奔?,事故發生時,有駕駛人駕駛的智能網聯汽車,責任人為駕駛人;無駕駛人駕駛的智能網聯汽車,責任人為所有人、管理人。

    2023年2月1日,《上海市浦東新區促進無駕駛人智能網聯汽車創新應用規定》正式施行。其中,第29條明確,無駕駛人智能網聯汽車在開展創新應用期間發生交通事故的,由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進行交通事故責任認定。無駕駛人智能網聯汽車發生交通事故并造成損害,依法應由智能網聯汽車一方承擔責任的,由該無駕駛人智能網聯汽車所屬的企業先行賠償,并可以依法向負有責任的自動駕駛系統開發者、汽車制造者、設備提供者等進行追償。已經投保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商業保險的,按照相關規定執行。

    本刊記者梳理發現,深圳、上海浦東兩地立法中完全自動駕駛的智能網聯汽車事故處理基本相似,都是先由所有人或管理人承擔責任。但在賠償方面,上海浦東認為智能網聯汽車一方承擔責任的,優先由智能網聯汽車所屬企業進行賠償,然后再向負有責任的自動駕駛系統開發者、裝備制造者等進行追償。

    自動駕駛汽車產業鏈長、參與主體多、主體間界限不明晰,人機交互更加頻繁,對立法提出更高要求。有學者認為,自動駕駛初始立法宜粗不宜細,因為細的法律規定難以適應新情況、解決新問題,制約自動駕駛產業發展。而且,自動駕駛立法涉及市場準入、責任主體、信息安全和保險制度多個方面,包括測試制度體系、運營制度體系、操作規則體系、保險制度體系、隱私權保護和數據安全漏洞防范體系以及交通事故責任體系等多項內容。

    2023年7月7日,2023世界人工智能大會智能社會論壇在上海舉行。同濟大學與百度研究團隊聯合發布《高級別自動駕駛法律治理白皮書》,關注全自動駕駛應用場景的法律問題。

    構建安全保障體系

    長期以來,使用自動駕駛汽車從事運輸經營的基本要求還不明確,不適應自動駕駛汽車健康有序發展需要,且安全壓力日益增加。在自動駕駛汽車市場規模持續擴大的同時,加強行業規范刻不容緩。

    2023年12月5日,交通運輸部辦公廳印發《自動駕駛汽車運輸安全服務指南(試行)》(以下簡稱《指南》),首次從國家政策層面明確智能網聯汽車可以用于運輸經營活動,加快推動我國自動駕駛技術的商業化應用。

    運輸服務關乎國計民生,持續提升安全保障能力是運輸服務的首要核心目標,也是自動駕駛汽車在運輸服務領域推廣應用的基本要求?!吨改稀访鞔_在現行法律法規框架下使用自動駕駛汽車從事運輸經營活動的基本要求,最大限度防范化解運輸安全風險,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

    為適應自動駕駛發展趨勢,《指南》以保障自動駕駛汽車運輸安全為核心,在滿足相關部門對自動駕駛汽車產品準入和上路通行要求的條件下,對運輸經營生產條件與資質、車輛運行動態監管與應急處置、經營監督等提出要求,多方位、全鏈條指導自動駕駛汽車運輸安全服務。

    尤其是技術標準上,《指南》明確了自動駕駛汽車需要具備的技術條件及保險要求,重點強調“從事出租汽車客運、道路旅客運輸經營、道路貨物運輸經營的自動駕駛汽車應滿足交通運輸行業有關經營性機動車運營安全技術標準要求”。

    一提到自動駕駛技術,人們關心的不僅僅是這項技術的最新發展,更在乎行駛過程中的安全問題。本次發布的《指南》中,專門提到了“安全員”這個概念。

    自動駕駛汽車的隨車駕駛員或運行安全保障人員,即“安全員”?!吨改稀烦浞挚紤]了不同業態的自動駕駛運輸經營商業模式,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分類明確了從事不同運輸經營活動的安全員配置、技能及資質要求。其中,針對從事出租汽車客運的完全自動駕駛汽車應用場景,特別提出遠程安全員的人員保障形式,明確“經設區市人民政府同意,在指定區域運營時可使用遠程安全員,遠程安全員人車比不得低于1∶3”。

    本刊記者梳理發現,《指南》從運營安全管理制度、安全風險評估、運行狀態信息管理、車輛動態監控、安全告知、突發事件應急處置等六個方面構建了安全保障體系。在與現行道路運輸管理一致的前提下,《指南》充分結合自動駕駛汽車運輸新特點,為自動駕駛汽車安全從事道路運輸經營活動提供了合規遵循。

    此外,工信部、公安部等四部委于2023年11月17日制定《智能網聯汽車準入和上路通行試點實施指南(試行)》,包括智能網聯汽車準入、使用主體、上路通行、試點暫停與退出四個部分。其中,第三部分上路通行提出,試點使用主體應當在保障道路交通安全的前提下,為車輛上路通行購買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以及每車不低于五百萬元人民幣的交通事故責任保險。使用車輛從事運輸經營的,還應當具備相應業務類別的運營資質并滿足運營管理要求。

    自動駕駛應用涉及工信、公安、交通、市場監管等多部門管理,行業急需建立有效的跨部門協同機制?!吨悄芫W聯汽車準入和上路通行試點實施指南(試行)》由工信部、公安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交通運輸部聯合發布,指導汽車生產企業和使用主體在車輛運行所在城市限定區域內有序開展試點工作?!蹲詣玉{駛汽車運輸安全服務指南(試行)》由交通運輸部發布,進一步規范了使用自動駕駛汽車從事城市公共汽電客運、出租汽車客運、道路旅客運輸經營、道路貨物運輸經營的相關工作。

    據介紹,兩個指南的接連出臺,在發布時間節點、管理邊界、規范內容等方面都實現了相互支撐和呼應,向行業傳達了強烈的跨部門協同的信號,為自動駕駛汽車政策法規的跨部門協同樹立了良好的典范,推動自動駕駛汽車運輸服務高質量發展。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4年2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