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久久久久有精品国产麻豆,国产一卡2卡3卡四卡精品,国产日产欧产精品精品蜜芽,1卡二卡三卡四卡
  •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無袍法官”彰顯司法公正理念

    2024-02-21 14:23:53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人民陪審員制度的有序發展需要科學的管理機制加以保障

    文/黃磊

    人民陪審員制度,是指國家審判機關審判案件時吸收非職業法官作為陪審員,陪審員與職業法官或職業審判員一起審判案件的一種司法制度。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司法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健全和完善對于促進司法公正、增強司法權威、推進司法民主進程均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有關人民陪審員制度的立法歷經了由零散到集中,從規定到法律的過程。其最早散見于《人民法院暫行組織條例》和后續修訂完善的法院組織法、人民法院組織法、刑事訴訟法、民事訴訟法、行政訴訟法,國務院、最高人民法院和司法部等有關部委以及一些地方人大,專門就貫徹實施人民陪審員制度制定出臺的一系列規范性文件和地方性法規。

    2004年8月28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關于完善人民陪審員制度的決定》,第一次以單行法律的形式明確了人民陪審員制度。2018年4月27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陪審員法》,并于同日公布施行。由此,人民陪審員制度在14年內完成了從“決定”到“法律”的華麗轉身。

    而與落實人民陪審員制度密切關聯的,就是人民陪審員隊伍。人民陪審員由于其非職業法官的身份但又參與審判程序,所以被親切地稱為“編外法官”。截至2022年10月,全國法院人民陪審員有33.2萬余人,比2013年擴大了近3倍,隊伍規模實現了跨越式發展。而從2018年4月人民陪審員法正式頒布以來,截至2022年9月底,全國人民陪審員共參審刑事案件215萬余件、民事案件879萬余件、行政案件78萬余件,其中由人民陪審員參與組成7人合議庭審結涉及群眾利益、公共利益等人民群眾廣泛關注的、社會影響重大的案件2.3萬余件,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政治效果與社會效果。

    要提升人民陪審員制度的影響力。( 圖 / VCG)

    人民司法的價值旨歸

    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旨歸,決定了要以人民為中心加強和完善國家治理,不斷健全民主制度、拓寬民主渠道、豐富民主形式、完善法治保障,使國家制度設計和治理工作具備堅實的民意基礎,充分激發蘊藏在人民群眾中的創造力。

    從價值層面來講,人民陪審員制度有助于推進司法民主與司法公正。通過擴大人民陪審員的基數,更好地將民眾智慧有序引入司法審判活動,將審判工作置于人民群眾的監督之下,能夠推進全過程人民民主更加融入司法實踐,有助于保障人民群眾對司法審判活動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監督權,能夠更好回應人民群眾對公平正義的新要求新期待。

    人民陪審員制度有助于推進普法工作。人民陪審員的參審過程,也是經歷民主意識與法律意識的雙重培養與塑造的再教育過程,而人民陪審員不僅要走進法庭,還要回歸群眾,通過發揮橋梁紐帶作用,能夠推動法治教育更好地深入民眾,讓更多的群眾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夠起到比專業司法人員更好的教育效果。

    人民陪審員制度有助于推動“三個效果”相統一。越來越多通民意、知民情、接地氣的人民群眾被選任為人民陪審員,他們能夠結合自身專業特長,為庭審提供更多智慧。比如2022年,江蘇省宿遷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的全國首例電競酒店違規接納未成年人提供上網服務民事公益訴訟案,4名隨機抽取的人民陪審員分別來自學校、婦聯、基層社會治理等崗位,他們從自身專業角度,從電競酒店與普通賓館、網吧的區別以及上網行為給未成年人造成的危害等事實出發,分析電競酒店特點,并從社會普通民眾角度出發,認定電競酒店明顯損害了未成年人的利益,不僅有力助推審判質效的提升,還推動該市人大常委會專門出臺《關于禁止電競酒店向未成年人提供互聯網上網服務的決定》。

    這些顯著成效讓該案入圍最高人民法院、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聯合主辦的“新時代推動法治進程2022年度十大案件”評選,獲2022年度全國法院優秀案例分析一等獎,被評為江蘇高院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典型案例,2023年,該案入選江蘇省人民陪審員參審十大典型案例。

    需要不斷完善

    法治絕非一蹴而就,人民陪審員制度同樣也需要不斷完善。而短暫的發展歷程、龐大的案件基數、紛繁復雜的案情特征以及水平不一的人民陪審員隊伍,這些都決定現實中存在不少的弱項短板。

    人民陪審員制度的根本在人,能否實現司法民主的根基也在人,沒有完善的選任機制、進入和退出機制以及動態增補機制,就無法從源頭上滿足人民陪審員制度發展的要求。因此,完善選任機制是推進人民陪審員工作的首要環節,必須擁有廣泛的社會參與和群眾支持。同時為了提升整體質量,相應的進出機制、動態增補機制不可或缺。

    “陪而不審”在一些地方依舊存在,這種現象產生有著多方原因。一方面,我國哪些案件要由人民陪審員參與審理,法律并沒有明確,完全由法官自行決定,這就導致案件是陪、是審都取決于法官;另一方面,有些法官存在畏難情緒,在怕麻煩、怕干擾的心態之下,越是重大復雜的案件越不愿意讓人民陪審員參加;其三,人民陪審員的能力素養確實存在差異,法官不愿意將合議變成額外的負擔,因此清一色的審判人員組成合議庭來進行審理就成為不少法官的更優選擇。

    人民陪審員的參審意識和參審能力同樣重要。少部分人民陪審員重名而不重實,看重的是頭銜和包裝,而不是維護公平正義的社會責任感,他們參審意識本身就不強。一些人民陪審員或因為對流程不熟悉、對法律不了解,存在畏懼心理,在開庭過程中很少發言或者一般都不發言,淪為“陪而不審”的角色。

    人民陪審員制度的有序發展需要科學的管理機制加以保障。不僅要對陪審員隊伍建檔管理,提升專業匹配性和隊伍活力,同時還要培訓提升陪審員隊伍法律素養,切實提升履職水平。此外,考核獎懲機制、經費保障、緩解“工陪矛盾”等履職保障措施也不可或缺,而這些問題看似不大,但最終都關系到參審質效,都需要切實加以解決。

    應該指出的是,人民陪審員法雖然頒布已有5周年,并且在三大訴訟法中都有相關的支持性表述,但具體內容卻不盡相同,比如現行的法院組織法、刑事訴訟法、民事訴訟法都明確規定審判第一審案件可以實行人民陪審員制度,但在行政訴訟法中卻只有籠統的規定,而學者對行政訴訟第二審是否可以實行人民陪審員制度存在爭議。而對于審判組織部分,刑事訴訟法、民事訴訟法、對人民陪審員相關規定也并不相同。

    同樣的問題也體現在權利義務方面,民事訴訟法規定“人民陪審員在參加審判活動時,除法律另有規定外,與審判員有同等的權利義務”。而其他訴訟法也只是籠統進行規定。而結合“讓審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的標準,人民陪審員本應承擔更多的法定義務,而這也是倒逼其提升履職能力水平、防止濫竽充數的關鍵,相關條款無疑還需健全。

    多措并舉的地方實踐

    2023年10月,江蘇省高院與省司法廳聯合舉行新聞發布會,介紹全省貫徹實施人民陪審員法五周年工作情況,同時公布了該省人民陪審員參審十大典型案例。

    根據通報,江蘇省高院在推進規范隨機選任、完善參審機制、隊伍管理建設、履職跟進保障、制度擴大宣傳等方面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比如,規范隨機選任方面,不僅全省人民法院共16551名人民陪審員通過隨機抽選產生,還健全人民陪審員動態增補機制,協調解決部分地區陪審員人數不足問題,對不符合人民陪審員標準的依法提請免除職務,實現“有進有出”,5年多以來,共依法提請免除人民陪審員職務580人。

    而針對破解“陪而不審”“審而不議”難題,江蘇省無錫惠山法院、徐州鼓樓法院、連云港東海法院、揚州邗江法院等積極研發陪審員參審管理系統并運用于實踐,通過個案隨機抽取機制,促進廣泛均衡參審。同時結合審判需求和法庭分布情況,以完善總庫、建立分庫方式,解決好有關專業類案件和人民法庭案件適當參審問題。

    圍繞提升參審質效,江蘇省法院切實保障鼓勵人民陪審員發表意見,制定完善民間借貸、婚姻家事、交通肇事等七類典型案件陪審裁判規則指南等方式,促進深度參審,提升質效。5年來,該省人民陪審員參審刑事案件13萬余件、民事案件73萬余件、行政案件5萬余件,包括“曾某侵害烈士名譽公益訴訟案”“陳某某訴無錫市婦幼保健院醫療服務合同糾紛案”“‘3·07’長江特大非法采砂案”等一批涉及群眾利益、社會公共利益,人民群眾廣泛關注,社會影響重大的案件。

    除了江蘇省之外,各級人民法院正在繼續探索人民陪審員的選任方法、退出機制、獎懲機制、培訓機制等方面的改革,最大限度發揮人民陪審員的參審質效和橋梁作用。

    最高人民法院除進一步完善“陪審員管理系統”各項功能,為實行信息化管理技術平臺提供保障之外,還與司法部聯合舉辦“全國人民陪審員工作示范培訓班”,積極提升人民陪審員履職能力。同時,還著力打造線上線下全方位、點面結合有重點的人民陪審員制度宣傳格局,持續提升人民陪審員制度影響力。

    而在方向指引上,最高法也不斷進行有益探索,并通過司法解釋等方式,推動人民陪審員制度進一步完善拓展。比如2023年7月,最高法發布《關于具有專門知識的人民陪審員參加環境資源案件審理的若干規定》,就具有專門知識的人民陪審員參審案件范圍、在具體案件中的確定以及合議庭組成、職責履行等問題予以規范,推動具有專門知識的人民陪審員參與監督生態環境修復、驗收和修復效果評估,更好彰顯環境司法公眾參與的理念。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4年1月下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