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久久久久有精品国产麻豆,国产一卡2卡3卡四卡精品,国产日产欧产精品精品蜜芽,1卡二卡三卡四卡
  •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上海奉賢三名“私家偵探”落網記

    2024-02-20 15:34:24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收集個人信息應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圍,并經被收集者同意

    文/本刊記者 余東明 張海燕 本刊通訊員 孫曉光

    穿著黑風衣,戴著黑墨鏡,選點蹲守、跟蹤車輛、拍攝照片、錄制視頻……影視作品中的“私家偵探”照進現實,很可能涉嫌違法犯罪。

    近日,本刊記者從上海市奉賢區人民檢察院獲悉一起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案,董某等3名被告人打著“私家偵探”的名義,接受所謂“婚姻調查、商務調查”的委托,嚴重侵犯公民個人隱私,其行為已觸犯刑法。奉賢區檢察院依法對3人提起公訴,奉賢區人民法院審理后判處3人有期徒刑二年至六個月不等,各并處罰金。

    調查一周收費上萬元

    公司注冊信息上寫著信息咨詢,業務范圍涵蓋私人調查、商務調查、維權調查等,2021年年底,董某注冊成立上海某信息咨詢有限公司,并以“××法務”“××人事”等不同“身份”的微信號發布廣告,以“真相調查、合法維權、婚姻調查”等招攬業務。

    而早在2019年,董某便因從事“私家偵探”調查工作,被法院以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半,刑滿釋放沒多久,他為牟取暴利,重操舊業。

    記者從奉賢區檢察院了解到,董某公司的咨詢類型多是婚內出軌情況調查,如果有人“咨詢”,他會先在微信談好價格,再將收集到的目標信息發給調查員,如果人手緊張,直接自己出馬。調查方式多為分析情況后選擇相關地點蹲守,或跟蹤車輛,并拍攝照片、錄制視頻,調查結束后,再將整理好的資料匯總反饋給客戶。

    一個目標的調查周期一般為3至7天,最長兩周,收取千元至上萬元不等的費用,平均一周1.2萬至1.5萬元,超過一周再續費。訂單完成,材料交給客戶后,這筆訂單的“咨詢費”會分給相應的調查員。

    調查員馬某是董某的老鄉,他曾因經商欠債,2022年年初,董某托他幫忙在別人的車上安裝GPS,并支付報酬。他的工作是按照董某發來的信息找到車輛安裝GPS,通過手機查看車輛移動路徑并截圖,跟蹤車輛、記錄停車地點、拍攝車主與人會面的照片或視頻。

    另一位調查員趙某曾有特殊工作的經歷,在朋友飯局上認識董某,對方見他身體素質優越,便“拉攏”他一起做“偵探”。趙某有時跟蹤車主到留宿酒店,董某指使其去賄賂保安,以獲得開房記錄,有時也會根據目標人物信息,全過程跟蹤記錄日常行動軌跡。

    侵犯隱私“二度進宮”

    “命運的饋贈”早在暗中標好了價格。正當董某的咨詢生意如火如荼之時,他們的違法活動早已引起公安機關的注意。2023年6月,正在進行“偵探工作”的董某3人陸續被公安機關抓獲到案接受調查。

    到案后,3人對其從事違法調查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經查,2022年年初至2023年6月底,犯罪嫌疑人董某為牟取非法利益,注冊成立某信息咨詢有限公司,在網上發布“私家偵探”“婚姻調查”等廣告招攬客戶,接受多人委托,自己或指使趙某、馬某等人,采取在車輛上安裝移動GPS、跟蹤、蹲守、偷拍等手段獲取目標人員的行動軌跡、活動地點等,或者通過他人查詢開房記錄等,并將上述信息非法提供給客戶。董某等人共非法獲利14.8萬元,其中,馬某非法獲利2萬余元,趙某非法獲利6000元。2023年9月,本案移送奉賢區檢察院審查起訴。

    “董某等人對目標對象進行跟蹤、拍照,侵犯了公民個人信息中公民的‘行蹤軌跡’信息?!背修k檢察官告訴記者,行蹤軌跡信息是指能夠反映特定自然人在一定時期行為及活動狀況的連續性信息,具有地理空間性、實時動態性等特征,即與地理空間相聯系,帶有活動屬性,與公民的生命、健康、財產、隱私等息息相關。

    而董某等人受委托后,通過全程跟蹤、安裝電子設備等獲取并記錄目標對象的行動情況,如當天去過何處、停留時間、是否與人約會等。這些信息關聯了目標對象不同時段的地理位置及實時動態情況,甚至關聯了當事人的人身安全,屬于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犯罪行為。

    檢察機關審查認為,董某單獨或伙同馬某、趙某非法獲取并提供公民個人信息,其行為已觸犯刑法,應以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追究其刑事責任,且屬共同犯罪,其中董某、馬某屬情節特別嚴重,趙某屬情節嚴重。

    此外,董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且董某曾因故意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系累犯,依法應當從重處罰;馬某、趙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屬從犯,依法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2023年10月26日,奉賢區檢察院依法對3人提起公訴。

    公民信息需合法獲取

    近日,奉賢區法院經審理,以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分別判處董某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二萬元;判處馬某有期徒刑一年,宣告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判處趙某有期徒刑六個月,宣告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退繳在案的違法所得人民幣十四萬八千元予以沒收,隨案移送的作案工具手機二部、定位器四個予以沒收。

    “有人認為,‘私家偵探’可作為律師事務所和商務咨詢公司的補充,但我國當前的法律還未賦予‘私家偵探’主體身份,任何打著‘私家偵探’名義進行的調查,其權限只能限于普通公民的合法知情權范疇,而目前許多偵探在調查手段、信息使用等方面,普遍存在違法行為?!背修k檢察官說。

    據介紹,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主要包括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向他人違規出售或提供公民個人信息兩種類型。一些打著“咨詢服務”旗號的偵探調查類公司,雖經工商注冊登記、具有合法的市場主體身份,但其調查員主要以跟蹤、偷拍、未經他人同意的GPS定位來獲取他人的個人信息,構成侵犯他人隱私。

    此外,一些偵探還會故意散播采集信息,同樣構成侵犯他人隱私,若用于要挾被調查者,則可能構成敲詐勒索。

    近年來,民法典、數據安全法、個人信息保護法相繼頒布施行,數字信息時代對公民個人信息保護的力度與日俱增,個人信息保護態勢趨嚴。

    檢察官提醒相關從業者及關聯行業,收集個人信息應遵循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公開收集、使用規則,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圍,并經被收集者同意。調查工作不得違反法律的一般禁止性規定、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不違反社會公共利益和社會公德,守牢法律底線。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4年1月下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