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久久久久有精品国产麻豆,国产一卡2卡3卡四卡精品,国产日产欧产精品精品蜜芽,1卡二卡三卡四卡
  •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辦證并可以兼職掛靠的圈錢套路

    2024-01-22 15:35:12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受害人事后發現,其在案涉公司辦的證書根本無法掛靠,沒有任何作用

    文/合谷

    近年來,職場中年人“考證熱”興起,且熱度不減。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群體,為了不被職場和社會淘汰,在既要顧家又要忙工作的同時,經常利用業余時間參與考證,以期多一份技能,甚至多一筆收入。然而,與此同時,也有不法分子盯住考證一族行騙,熱衷考證者需要提防。

    “月入7000元不如考個消防證,一個人養全家”“不用坐班,時間自由”……看著網頁以及短視頻App中不時刷出來的考證廣告,你是否動心?近年來,一股考證熱持續升溫,熱度不減,然而卻有騙子利用人們熱衷考證的心理實施騙局,宏德泰盛(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2022年8月更名為北京宏博優學教育科技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案涉公司)就實施了這樣的騙局,導致全國2163名考證者被騙2100余萬元。

    有些騙子利用人們熱衷考證的心理實施詐騙。(圖 / VCG)

    反復辦證被騙

    劉浩是本案受害人之一,其在2021年11月至2022年6月間,總共被騙辦證費用31980元。劉浩稱,案涉公司利用國家推行綠色低碳發展政策,在網絡各平臺發布考證公告,以向廣大網友承諾學習考證后可安排兼職單位并領取高額回報的方式招徠客戶,然而客戶交納考證費用并取得證書后,該公司卻以種種理由拒絕聯系兼職單位。

    劉浩披露,案涉公司其實就是利用網友想兼職賺錢的心理行騙,為客戶辦的證書都是沒有用的證書,根本沒法通過掛靠兼職單位賺錢。而更為可恨的是,客戶辦證后,案涉公司非但不安排兼職單位,還會以客戶急于用證書兼職賺錢的心態,再次以客戶現有證書不夠,需要學習其他科目并取得證書為由,反復騙取客戶辦證費用。

    劉浩關于案涉公司反復騙取老客戶辦證費用的說法,在另一名受害人程敏身上也得到了充分驗證。程敏是一名寶媽,家庭并不富裕。程敏證實,其看到案涉公司在網絡上發布的辦證兼職的廣告后,自己心動了,就想著能通過兼職賺錢幫襯著家里一點,所以就聯系案涉公司要求辦證,然而最終卻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案涉公司以辦理多個證書為由誘騙她多次交錢。

    2020年11月,案涉公司業務員周某亮向程敏推薦辦理健康管理師證書,程敏應對方要求交納了3980元的辦證費用。幾個月后,周某亮又打電話說可以免考直接拿到證書,但需要增加費用3500元,程敏遂又向案涉公司支付了3500元。

    2021年1月,案涉公司業務員劉某成向程敏推薦建筑信息模型證書,承諾證書5月份出來就直接掛靠兼職,需要辦證費用9000元。同月,其又向程敏推薦智能建造師證書,辦證費用8000元。程敏出于對劉某成的信任,再次悉數支付了上述款項。

    2021年1月,案涉公司業務員王某向程敏推薦辦理一級消防師證書,程敏為此交納報名費9980元。同年10月,王某又說有個名師護航班,有秘密押題包過,另需要支付費用15820元,程敏又照辦了。

    同年10月25日,案涉公司業務員李某生聯系程敏,稱自己是學校招生老師,其表示建筑信息模型證書和智能建造師可以出租,但前提是需要考個工程總承包項目管理師證書,費用為5000元,程敏遂又向案涉公司支持5000元。

    就這樣,程敏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里,按案涉公司業務員的要求,總共向案涉公司支付辦證費用55280元。程敏事后證實,其系在案涉公司業務員承諾包過和掛靠兼職的情況下,才按對方要求辦理各類證書并支付相關費用的,但最終自己拿到手的都是些無用的證書,也未能達到持證兼職賺錢的目的,案涉公司實際就是打著培訓包過,掛靠兼職的幌子騙錢的。

    廣告營銷助力

    卷宗顯示,類似劉浩、程敏這樣被案涉公司騙取錢財的,全國共有2163人,而這些受害人中,絕大多數都是在網絡平臺上看到了案涉公司發布的辦證兼職廣告后,主動留下聯系方式,并在與案涉公司業務員取得聯系后被騙的。

    2021年1月以來,許多網友在抖音、快手、今日頭條等網絡平臺看到了案涉公司發布的各類辦證兼職廣告,聲稱通過案涉公司辦理的碳排放管理師、智慧消防工程師、BIM(高級)工程師、健康管理師等證書,可以掛靠企業,并且可以每年獲得數萬元的收入。

    許多網友看到這則廣告就心動了。他們普遍認為,只要辦個證,不用上班,就能坐在家里賺錢,這的確是個美差,于是便主動留下聯系方式。案涉公司業務員與這些網友取得聯系后,陸續將其中2163人發展為客戶,并以辦證名義累計收取2100余萬元辦證費用。

    在案涉公司業務員的誘導下,這些受害人少則辦理了一個證書,最多的辦理了七八個證書,損失少則數千元,多則十余萬元。受害人事后都發現,其在案涉公司辦的證書根本無法掛靠,沒有任何作用,案涉公司其實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騙子公司。

    卷宗顯示,發起成立案涉公司的是于江飛,于2022年8月更名后,公司共有3名股東,分別是于江飛、賈某田和趙某。按照案涉公司的工作分工,趙某擔任公司總監,公司員工劉伯文、曹曉東、尤某分別擔任銷售一部、銷售二部經理和銷售三部經理,康某擔任后勤主管,倪某斌負責運營對外宣傳,呂某擔任人事主管,徐某則擔任培訓老師,具體負責培訓新員工。

    公司銷售部主要負責招徠客戶,銷售人員用來游說客戶的說辭全是虛假的。說到底,就是編造各種理由夸大證書的用途,從而達到欺騙客戶上鉤的目的。在案涉公司,上述這些游說手段在公司內部早已形成,都是通過以老帶新的形式口口相傳。銷售人員入職時,公司會組織專門培訓,教會銷售人員如何溝通,并讓學員買課程。

    案涉公司的詐騙手法是在受害人看到廣告并主動留下聯系方式后,由案涉公司業務員跟進與受害人聯系,運用公司固定的話術,通過夸大各類證書作用,承諾包通過、包拿證、包兼職掛靠獲取收益等多種手段取得受害人的信任,騙取受害人報考所謂的培訓課程,并借機收取辦證費用。

    案涉公司業務員楊某利證實稱,業務員會對留下聯系方式但辦證意愿不堅決的客戶進行“公關”,如果客戶不感興趣或者猶豫不決,業務員就會按照公司的話術,以包考過、包領證、協助掛靠單位兼職等為名誘導客戶報名參加培訓。一旦客戶決定報名,業務員就會要求其先交定金或者全款,再網簽電子合同,交完全款就可以開通課程。

    對于一些老客戶,業務員為進一步推銷課程,還會謊稱全職或兼職企業需要其他證書、多證書可以多增加收入等進一步欺騙其復購,即誘導老客戶報考更多的培訓課程,從而繼續交納相應辦證費用。

    然而到最后,大多受害人根本無法拿到證書,或者辦理到手的都是沒有用的證書。曹曉東供述稱,其實公司根本沒有能力聯系企業,這些證書基本沒什么用處,實際就是欺騙客戶購買課程和服務。曹曉東表示,像一級消防工程師這樣的證書,是在資質審核方面欺騙客戶,利用信息不對稱誤導客戶報名,不符合條件的人即使考過了也沒有用,等于白考。

    客戶拿到證書后會詢問掛靠兼職的事,此時業務員就以各種理由拖延時間,拖不過去就想辦法讓他們復購,通過為客戶辦理其他證書的方式繼續騙錢。如果客戶不相信,銷售員還會發一些掛靠成功的案例給他們看,而這些案例實際上都是從網上找的,并非公司真實的成功案例。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被告人于江飛、劉伯文、曹曉東因本案于2022年9月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14日被逮捕。其余案涉人員均被另案處理。

    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人民檢察院起訴指控于江飛等3名被告人犯詐騙罪,于2023年1月5日向武進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武進法院)提起公訴。武進法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3月21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

    武進法院經審理查明:2021年1月以來,被告人于江飛與賈某田、趙某糾集被告人劉伯文、曹曉東等人,在河北省張家口市新東亞財富中心,以案涉公司名義,通過抖音、快手、今日頭條等網絡途徑發布各類辦證廣告,受害人通過網絡途徑留下個人信息后,由業務員與其取得聯系,通過固定話術詐騙受害人報考一個或多個培訓課程,但最后卻不辦證書或為受害人辦理無用的證書。

    2021年1月至2022年7月期間,共詐騙受害人2163人,詐騙金額2195.97萬余元。武進法院經審理認定,被告人于江飛、劉伯文、曹曉東的行為均已構成詐騙罪,屬犯罪集團。

    2023年3月31日,武進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被告人于江飛、劉伯文、曹曉東犯詐騙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六個月、八年六個月、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九萬元和七萬元;責令被告人于江飛、劉伯文、曹曉東在各自的詐騙金額范圍內退賠被害人經濟損失。

    一審宣判后,3名被告人均不服,提出上訴。江蘇省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于2023年5月15日作出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除3名被告人外,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2月下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