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久久久久有精品国产麻豆,国产一卡2卡3卡四卡精品,国产日产欧产精品精品蜜芽,1卡二卡三卡四卡
  •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當外婆成了外孫的監護人

    2024-01-17 14:34:27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鑒于鄭柳寶的父親已經去世,母親身陷囹圄,從而導致監護人無法盡到相應的監護職責

    文/賈瑛

    按照法律規定,在遺產分割時,繼承人應當保留胎兒的繼承份額。(圖 / VCG)

    孩子出生之前,其父就意外離世;孩子出生之后,其母因吸毒而入獄。無奈,孩子只好跟著外婆生活。

    可是,到了上幼兒園、辦醫保的年齡,又苦于母親不在身邊,需要監護人簽字確認,而這些,外婆都無法代辦。于是,外婆在律師的建議下,只好通過向法院提出申請,變更了監護人的資格,才解決了此難題。

    孩子命運多舛

    事情還要從2019年3月7日說起。那天,周鈺潔哭著給母親吳桂花打電話,說自己的男朋友鄭曉剛因煤氣中毒,經搶救無效去世了……周鈺潔哭得撕心裂肺,痛苦不堪。

    對于女兒的這個男朋友鄭曉剛,吳桂花十分不滿。單從年齡上看,鄭曉剛已46歲,而周鈺潔才27歲。況且,鄭曉剛還是個癮君子。更令吳桂花吃驚的是,周鈺潔已經懷上了鄭曉剛的骨肉!

    盛怒之下的吳桂花,勒令女兒立即打掉腹中的孩子。但是,周鈺潔舍不得。畢竟,她和鄭曉剛情深意篤,鄭曉剛對她非常好。所以,她要留下鄭曉剛的血脈。至于今后的生活走向,她沒有考慮太多——只是打算走一步看一步。

    8月中旬的一天,周鈺潔的兒子出生了。因為剖宮產時大出血,所以周鈺潔住進了重癥監護病房,兒子鄭柳寶因肺部感染也留醫觀察。而周鈺潔的父親年老體弱,重病在身……所以,吳桂花要承擔照料3個人的重擔。親朋好友們看在眼里都很心酸,得空時就來幫襯一下。

    由于經濟緊張,故此,吳桂花見女兒周鈺潔的身體漸漸恢復之后,就在外面找了份工作,把鄭柳寶交給了周鈺潔看護。

    然而,不爭氣的周鈺潔,帶著兒子沒有多久,就因為吸毒被警方抓獲。最終,還被判刑7個月!這不禁讓吳桂花火冒三丈,更難以接受。

    其實,周鈺潔在認識鄭曉剛的時候,就已經染上了毒癮,只不過是隱瞞罷了。

    外婆四處奔波

    都說“禍不單行?!敝茆暆嵄慌行滩痪?,吳桂花的丈夫就拋下了她。痛失丈夫的吳桂花,在處理完后事不久,就獨自帶著外孫鄭柳寶生活。

    就在吳桂花一籌莫展之際,有熱心人告訴她,說鄭曉剛有繼承房產的份額,叫她去爭取一下。聽罷,吳桂花不禁眼前一亮,認為鄭柳寶作為鄭曉剛的兒子,應該有資格繼承鄭曉剛的遺產。這樣一來,也能給鄭柳寶以后的生活提供保障。于是,便找到鄭曉剛的兄妹進行協商。

    鄭柳寶的姑姑原本對鄭柳寶關愛有加:幫忙操辦了鄭柳寶出生之后的許多事情。但是,當吳桂花向她提出繼承房產份額的時候,態度就發生了轉變——“懷疑”起鄭柳寶的身世來。

    無奈之下,吳桂花只好去找法律援助律師尋求幫助。律師聽罷緣由,便告訴吳桂花:倘若鄭柳寶的姑姑不同意分割房產,那么就只能起訴對方了。但是,鄭柳寶系未成年人,必須要監護人代他維權。而鄭柳寶的媽媽周鈺潔還不是自由之身,所以,律師便建議吳桂花向法院提出申請,變更監護人資格。

    真可謂“一語點醒夢中人?!?022年4月上旬,家事和少年案件審理中心(隸屬柳北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家事審理中心)受理了吳桂花提出撤銷周鈺潔監護權資格的申請。

    鑒于鄭柳寶的父親已經去世,母親身陷囹圄,從而導致監護人無法盡到相應的監護職責。故此,按照被監護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則,家事審理中心很快就作出了判決:撤銷周鈺潔的監護資格,同時指定外祖母吳桂花作為鄭柳寶的監護人。

    判決下達之后,吳桂花立即以鄭柳寶的名義向家事審理中心提起訴訟,請求判決鄭柳寶繼承其父親鄭曉剛應分得的遺產。

    主審法官經調查了解到,案涉房屋為1樓的門面房,建筑面積約91平方米,是鄭曉剛等4個法定繼承人從父母那里繼承得到的。鄭曉剛的大哥已將自己的份額贈與了妹妹,因此,妹妹占有50%產權份額,鄭曉剛和二哥各占25%產權份額。而當時的月收租費是4000元。

    親緣確認身份

    主審法官首先找到鄭柳寶的姑姑和二伯進行調解,但兩人均對鄭曉剛和鄭柳寶的親子關系存疑??墒?,鄭曉剛已經過世,生前并未留下DNA檢材。因此,要想確認鄭柳寶是否為鄭曉剛的孩子,就需要二伯同鄭柳寶做同一父系親緣鑒定來認定。

    怎么辦呢?鄭柳寶的二伯會答應嗎?一連串的問題,縈繞在吳桂花腦海里揮之不去。

    2022年9月,經過主審法官的不懈努力,二伯終于同意跟鄭柳寶作親緣鑒定了,但與此同時,他提出鑒定費用由吳桂花支付。為了溯本清源、以正視聽,吳桂花當即表示了同意。

    時隔兩個月,鑒定出來了——DNA分型結果支持二伯與鄭柳寶之間符合同一父系遺傳規律。

    盡管烏云終于被驅散——已經證實鄭柳寶是鄭曉剛的兒子,但是,對于鄭柳寶繼承鄭曉剛產權份額之后的收益如何支配,孩子的姑姑和二伯卻仍有顧慮——擔心吳桂花會挪用鄭柳寶的錢款。吳桂花則明確表示,她要鄭柳寶繼承其父親的遺產并沒有私心,只是為孩子的成長考慮。

    2023年元旦過后,在主審法官的協調下,雙方最終達成了一致意見:原告鄭柳寶繼承其父25%的產權份額,姑姑在每月收到租金之后,應向鄭柳寶支付當月享有房屋相應份額的收益。該款項由鄭柳寶的法定代理人代收,直至鄭柳寶年滿18周歲時止。之后,上述房屋的收益款項由鄭柳寶自行收取。

    縱觀本案,從申請撤銷監護權到最后的調解結束,歷時9個月。如今,鄭柳寶的姑姑已經按照協議的約定,每個月正常支付鄭柳寶應得的租金收益,產權也已經過戶給了鄭柳寶。同時,家事審理中心還為鄭柳寶申請了司法救助款1萬元。

    【案件警示】

    遺腹子是指懷孕婦女在丈夫死后所生的孩子。胎兒的父親(被繼承人)死亡分割遺產時,應當為胎兒(被繼承人的遺腹子)保留應繼承份額。此時,胎兒排在法定第一順位。

    本案中,在遺產分割時,繼承人應當保留胎兒的繼承份額。這是法律規定的。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五十五條規定,遺產分割時,應當保留胎兒的繼承份額。胎兒娩出時是死體的,保留的份額按照法定繼承辦理。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繼承編的解釋(一)》第三十一條:應當為胎兒保留的遺產份額沒有保留的,應從繼承人所繼承的遺產中扣回。為胎兒保留的遺產份額,如胎兒出生后死亡的,由其繼承人繼承;如胎兒娩出時是死體的,由被繼承人的繼承人繼承。(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2月下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