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久久久久有精品国产麻豆,国产一卡2卡3卡四卡精品,国产日产欧产精品精品蜜芽,1卡二卡三卡四卡
  • <source id="oy4gm"></source>
  • <tr id="oy4gm"></tr>
    <dd id="oy4gm"></dd>

    挪用貨款還債的國際貿易騙局

    2023-12-20 14:50:56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我從一開始簽訂合同的時候就產生了詐騙的想法,想先把錢騙過來償還外債,拆東墻補西墻”

    文/付松

    2021年7月22日,山東省青島市公安局青島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以下簡稱青島經開公安分局)接到一家外國企業的報警,報警人崔某代表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報警稱,該公司被青島實業公司合同詐騙924028美元。隨著該案移送法院審理,一起以簽訂合同為名實施國際貿易詐騙,并將款項用于個人還債的真相逐漸浮出水面。

    通過簽訂合同,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達到一定數額,構成合同詐騙罪。(圖 / VCG)

    層層托人拿貨的國際貿易

    2020年9月的一天,新疆人依里哈木江·依某(以下簡稱依某)接到一位烏茲別克斯坦朋友安某某打來的電話,對方稱其手頭有一筆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采購25596000支溫度計的訂單,想請依某在中國境內組織貨源供貨。

    由于當時正逢疫情,依某出不了新疆,便聯系之前與其曾有過溫度計銷售居間合作關系的劉某某一起為促成這筆生意提供居間服務。劉某某在做居間服務過程中,結識了同樣做這個行當的肖某某、鄭某、林某,由于這次采購方需求量大,于是劉某某便聯系肖某某等3人一起聯系貨源,并聯手為這筆采購業務提供居間服務。

    肖某某接到這個居間生意后,隨即與之前曾向其供貨的晟安望(天津)商務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晟安望公司)實際控制人王思雨聯系,詢問其能否拿到東阿某華醫療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阿醫療公司)生產的溫度計,王思雨表示自己有東阿醫療公司的溫度計進貨渠道,同時向肖某某發了東阿醫療公司的溫度計相關材料,并報價每支0.3536美元。

    王思雨提供的相關材料及報價通過劉某某轉發到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后,該公司認可這款溫度計且認為價格合理,遂確認要與供貨商簽訂這筆溫度計采購合同。由于王思雨名下的晟安望公司沒有銷售醫療器械的資質,王思雨遂經朋友介紹,聯系到具有相關資質的青島某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島實業公司),決定以該公司名義與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簽訂合同。

    后王思雨經與青島實業公司原法定代表人趙某及依某等幾名居間人協商,決定由王思雨負責向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供貨,由青島實業公司負責收款并辦理出口手續等事宜,并負責向依某等人支付居間人服務費。

    10月19日,青島實業公司與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簽訂上述品牌的溫度計購銷合同,約定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從青島實業公司購買東阿醫療公司生產的溫度計2559600支,總價值924028美元,折合人民幣595萬余元。合同同時約定,供貨方在收到定金后15個工作日內裝運貨物。

    王思雨、趙某及依某等人還私下約定,貨源由王思雨組織,青島實業公司負責收取貨款并負責貨物出口。趙某還以青島實業公司的名義與依某等幾名居間人簽訂了居間合同,金額為1321629元。

    為了便于聯系,在青島實業公司與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簽訂采購合同時,肖某某還特意組建了一個由她及王思雨、趙某、劉某某、林某為群成員的微信群(以下簡稱案涉微信群)。

    頻頻造假的緩兵之計

    然而,出乎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以及幾個居間人意料的是,王思雨簽訂上述合同時正遇到債務危機。由于其名下的晟安望公司經營失敗,王思雨外邊欠下了一屁股的債,正被頻頻上門要債的債主弄得心力交瘁,束手無策。而當其攬到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通過人托人找到自己組織貨源的這個訂單時,她認為償還巨額外債的救星來了。

    “我從一開始簽訂合同的時候就產生了詐騙的想法,想先把錢騙過來償還外債,拆東墻補西墻?!蓖跛加臧赴l后供述。因此,王思雨當時雖然以青島實業公司與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簽訂了溫度計供貨合同,且明確由其組織供貨,但其從簽訂上述合同時起,心里壓根兒就沒準備聯系貨源,而是準備用該筆巨額貨款來緩解自己的債務危機。

    簽了合同后拿不到貨,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自然會找上門來。王思雨當然也會料到這一幕,但她卻早已在心里設計了應對預案,即通過頻頻造假來祭出緩兵之計,能拖延一天就拖延一天。

    果然,在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經趙某轉給王思雨貨款人民幣360萬余元后,王思雨并沒有將收到的貨款用于進貨,而是悉數用于償還個人債務或轉給他人等。

    10月21日、10月27日、11月3日,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分3次,將總共5959765.25元貨款匯到青島實業公司賬戶上后,青島實業公司按照居間合同約定分別給向依某、劉某某、林某、鄭某等支付約定的居間費,并支付其他費用后,分3次將剩余的364.5萬元通過其他公司賬戶轉到晟安望公司賬上,王思雨將該款用于歸還個人欠款和個人消費。

    在此期間,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遲遲沒有收到貨物便不斷催貨,王思雨遂不斷將貨物及包裝等虛假圖片和視頻發至案涉微信群里,上述圖片和視頻又被其他群成員分別轉發至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從而讓對方相信合同只是延誤了,但仍然在積極履行過程中。

    10月21日,王思雨先是將溫度計外包裝紙箱的圖片和視頻發到案涉微信群里,以向群友證明自己已經開始做履約的前期準備工作了。10月28日,王思雨又弄到一些工廠生產溫度計的場景及工廠倉庫里存放包裝紙箱的圖片,并發到案涉微信群里,以證明其已訂貨且準備裝貨。

    后來,合同約定的履行期限屆滿后,由于王思雨一直沒有向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發貨,且趙某及其他的居間人催得急,聲稱再不交貨就報警。王思雨只得聯系自己的一個客戶李某,讓李某配合她,對外宣稱其是以李某名義向東阿醫療公司采購溫度計的,且其收到的貨都已經匯給了李某。有一天,王思雨還當著趙某等人的面給李某打電話,李某在電話里承認收到了王思雨轉來的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的貨款。

    在第一次延期發貨的時候,劉某某出面向王思雨催貨,其遂在經趙某同意后,多次以青島實業公司名義發了一份聲明給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稱因為疫情原因導致延期交貨。后來趙某不同意繼續以青島實業公司發聲明,王思雨只能以晟安望公司的名義向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發出類似聲明,然而王思雨這一延期卻遙遙無期,貨物始終沒有發出。

    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代表崔某事后證實稱,青島實業公司在收到全部貨款后,并未按照要求發貨,發函稱之前待運的貨物已被中國政府臨時征用,無法按期發運。之后便通過展示商業發票、裝箱單、產品生產和倉儲視頻、發貨承諾函等文件穩定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情緒,不斷拖延。

    直至2020年12月4日,趙某表示青島實業公司無法按照合同約定供貨,并與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達成協議減少供貨數量,青島實業公司承諾在12月8日前向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退還貨201799.11美元,但實際僅退還1萬美元。

    12月19日,青島實業公司要求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簽署三方協議,追認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與晟安望公司的合同關系,遭到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拒絕。

    東窗事發

    被告人王思雨因涉嫌犯合同詐騙罪,于2022年2月21日被青島市公安局青島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23日被逮捕。

    山東省青島市黃島區人民檢察院起訴指控被告人王思雨犯合同詐騙罪,于2022年9月16日向法院提起公訴。青島市黃島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黃島法院)于9月19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適用普通程序,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

    黃島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王思雨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合同詐騙罪。青島市黃島區人民檢察院起訴指控被告人王思雨構成合同詐騙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予以支持。

    關于被告人王思雨的辯護人及被害單位代理人提出居間人、李某及趙某應否承擔刑事責任的問題。經查,從趙某及居間人、李某的證言及微信聊天記錄的內容看,趙某及居間人多次催促被告人王思雨發貨,李某配合王思雨隱瞞真相是因為王思雨欠其錢款尚未償還,現有證據不能證明趙某、居間人、李某與被告人王思雨有詐騙的共同犯罪故意,且根據刑事訴訟的程序規定,人民法院僅是根據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及證據進行審查,在無充分證據的情況下,無法認定趙某等人與被告人王思雨系共同犯罪。辯護人主張應追究趙某及居間人的刑事責任,因證據不足,對該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本案被告人王思雨在無合同履行能力的情況下,虛構事實、隱瞞真相,通過青島實業公司與被害單位簽訂合同的方式對被害單位實施詐騙,青島實業公司與晟安望公司簽訂的協議書可以證明與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簽訂的采購協議及居間合同實際履行人系王思雨的晟安望公司,青島實業公司根據王思雨的指示向居間人支付居間費用。雖然被告人王思雨實際得到款項364.5萬元,但其行為導致被害單位經濟損失為924028美元,折合人民幣595萬余元,該損失與王思雨的詐騙行為具有因果關系,被告人王思雨理應對上述經濟損失承擔全部責任。

    今年4月18日,黃島法院對外公布本案一審判決結果:一、被告人王思雨犯合同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二、被告人王思雨退回的贓款人民幣三十萬元,由青島經開公安分局返還給被害單位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三、責令被告人王思雨繼續退賠被害單位烏茲別克斯坦某公司871886美元。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1月下期

       編輯:周潔萌